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返回列表 «1718192021222324 / 24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231#

村长让男生们去搬起重机和伐木工具,女生们则是跟着他直接上山去。思齐心里紧张着,不知道见到Oliver会是什么情形。她蛮喜欢这个老头的,也不怕他,可是毕竟今天是要去砍Titan,或许转眼就成了他眼里的仇人。但是脑子里隐隐约约有件事情挥之不去,就是Anya的纸条到底去哪了。圣诞节快到了,她的愿望到底是什么?但是这些疑虑很快就被冲淡了,像是潮水中的美丽贝壳,被沙浪冲的毫无痕迹。因为刚一到山上,就听到Oliver砰地开了一枪。

“哎呦我的天。”几个女孩叫起来。枪声在山林里相当的响亮,虽猎枪的一声低吼,震的整个林子来来回回几个回响。雪从几棵树上簌簌的掉下来,有些掉到女孩们的身上帽子上,砸了人一身。

“Oliver,是我。”村长大声叫起来,“别开枪。”

“我管你是谁。踏进林子想做什么?”隔着一阵烟雾,一个声音传过来。

“你,你听我说……”村长极力想阻止Oliver的莽撞,朝前又走了几步。一群人走的稍近一点,看到Oliver,身上背着一支枪,手里拿着一支枪,正气势汹汹的打算发威,“再往前我就真开枪了。”

女生们被他那么一吓唬,果真停住了脚步。大家相互看着,感觉Oliver还真不像是开玩笑的。他的眼睛瞪得像灯笼一样圆,眉毛因为愤怒都要飞起来了。林子里一片寂静,只闻得到开枪后的硫磺味道。有人因为不安,原地踩了两下雪,发出吱嘎的细响。

“Oliver,我们需要一棵树。”思齐道。

“没有。”他一摇头,说话的时候一口气吹的嘴唇上胡子翘起来。

“刚才村里表决,同意我们来砍一棵树。”Anya接着说。

Oliver鼻子里哼了一声,“我家几辈子都守着这个林子,我不会让你们随便砍树的。”

“这树林也不是你家的。”不知道谁嘀咕了一句。

Oliver不搭理,自顾自的道,“如果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有事就砍一棵,拉普兰早就秃了。”

思齐赶紧解释,“Oliver,我知道你很爱惜这片树林,但是今天我们来,不是为了砍一棵树去卖钱。”

“不卖钱你们砍了做什么?”Oliver问。

“怎么说呢,”思齐犹豫起来,说卖钱的话Oliver肯定不会让砍,但是说不卖钱那也不是真的,只是她们要用卖来的钱去做一件事,左思右想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Anya便接着话头道,“Oliver,不知道你是不是注意到,现在差不多整个村子都在帮忙做礼物和回信,回那些写给圣诞老人的信。孩子们听说拉普兰有圣诞老人,就都写信来了。问题是,我们现在写回信,越写越多,招架不住了……”

Oliver瞪大了眼睛,仔细听着,眼睛倒是没有了那凛冽的气焰。只不过手里握着的枪一点没松,一点也没有打算和谈的意思。看样子他也知道今天的事情一定没那么简单。

“Oliver,那次给你画像,你告诉了我整个故事。你希望这片树林里,每棵树的主人都能找到家。”思齐道,“你守住树林是为了圆别人一个找到家的梦。我们现在做的也是一样的事情,我们希望能够圆那些孩子一个找到家的梦。我们这里有波黑战区的孤儿来的信,只想要一个娃娃抱着;有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孩子来的,他们世代居住的小岛过几年就要被海水淹了;有叙利亚的孩子,他们没有家园没有家人……他们写信的时候,相信圣诞老人的存在,或许是觉得这个世界还是有一丝温暖的吧……”思齐说着,情绪低落了下去,那么多孩子都把圣诞老人当作唯一的寄托,而她们能做的那么有限,甚至很快,她们什么都没法做了。她知道那种失去希望的感觉。

“所以你们想干什么呢?”Oliver放下猎枪问。

“我们想要Titan……”思齐小声说。

话说完,大家都屏住呼吸,等着Oliver爆发,怒吼或者再次开枪,震得整个山林树叶纷落飞雪四溅。

“要了Titan干吗?”Oliver的声音像洪钟一样,震的人耳朵嗡嗡作响。

“要了……Titan……要了Titan可以卖掉成为洛克菲勒中心的圣诞树,然后我们就有钱继续写信……”思齐的声音倒是越来越小,感觉都开始嗫嚅起来。话说完,大家都感觉完了,把用Titan去卖钱的事情说出来了,估计Oliver得两把猎枪一起扫射了吧。Sharon开始祷告上帝,假小子Molly恼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摘下帽子放在手里使劲揉。

“为什么非要Titan?”Oliver的声音还是嘹亮的跟轮船的汽笛一样,刺破空气,呼啸着冲到人的耳朵里。

思齐有些惊讶的看了看女孩们,意思是他还没发飙?女孩们冲她点点头,让她趁机会继续说。思齐于是清了清嗓子又道,“因为Titan最高,他们……洛克菲勒中心要选一棵最高的树,Titan肯定能赢。有了那些钱,我们就能买好多玩具,然后邮资也够了,不用再担心让孩子们的来信落空了……在很多孩子的心中,圣诞老人就是他们的爷爷吧,一个特别慈祥的家人……”思齐说着,偷偷瞟了Oliver一眼,看他有没有动气。他的眼睛依然圆瞪,胡子翘起,但是好像并没有凶光。Oliver是不凶的,思齐想,所以在他的画像里,思齐在他的眼睛里加了很多柔和的光,有些人外表的凶悍,只是为了掩饰怕自己受伤或者伤心吧。思齐于是又加了一句,“前些日子,因为找到了圣诞老人,一个失语的孩子开口说话了。所以我们这些回信,应该能给很多孩子带去希望吧……”

说完,大家都沉默,Oliver像是沉静在了一个故事里,没有任何表情。姑娘们相互看着,不知道该怎么办。雪开始淅淅沥沥地飘起来,又细又漫天,一阵风吹来,把雪片吹到了眼里,脸上。大家相互靠拢了一些,有几个女孩子相互把胳膊围在一起。

半晌,村长开口了,“Oliver,我知道你会心疼,我也会,毕竟Titan是我们村的镇村之宝。我从小就跟着Titan一起长大。但是我想,如果Titan能够让很多孩子的愿望实现,那也是实现我们拉普兰人的信念……”

Oliver一伸手,五指张开,意思叫村长不要继续说下去,“好了。我不想看着他被砍掉,你们想干什么干什么,我现在走开,但是请你们帮我留一块树皮。”说完转身,朝树林里面走去。

拉普兰李逵的身影显得有些臃肿有些老,他裹着驯鹿皮外套,像船一样的靴子,一步一步踩在雪地里,留下一串脚印,身影越来越小。


晚些时候,铁匠和一群男生一起用电锯开始砍树。锯到差不多一大半的时候,按照规矩放了一个铁三角进入,村长过来砍了一斧子。铁三角嵌入大树的尖头那端插进了树干,吱呀一声,巨大的Titan慢慢地、慢慢地应声倒下。拉普兰的象征,小镇的镇山之宝,轰然倒地。

“Titan就是一棵伟大的树,他会一直成为我们心中的最高大的树,传说中的树,一棵带有拉普兰精神的树,他会在大家的口口相传中一直屹立。”村长说。

《纽约单身日记》,《婚礼策划师》,《不谈感情》都在微信公众号里连载,搜索添加“威廉士堡变奏”。我们在新地方见哦。
TOP
agree
0
disagree
0
232#

思齐给Titan画了一幅画,上面是整个森林在夏天的阳光下,每棵树都矗立生辉;阳光隔着树林的间隙照进来,闪耀着,绽放着;最前面的是Titan,高出其他树很多,像一个威武的武士,把守着最重要的边关;Titan的躯干,有一块是用真正的树皮做的,村民们在砍树的时候给Oliver留了一块,思齐也要了一块,放在画里。这块真的树皮跟油画的质材融合在一起,苍劲有力,粗旷而又质朴。这是她画的第一幅综合材料,Anya非常喜欢,说要是给画廊一定会很受欢迎。思齐想了想,决定还是送给Oliver,希望还能给Oliver留下一点Titan的记忆。


隔了几日,大家回到小屋的时候,采购了好多礼物,除了玩具,还有日用品比如帽子手套,还有很多北欧特色的文具,各色蜡笔铅笔,画册,还有手工钥匙环之类的,玲琅满目,堆满了小屋的一个角落。


Sharon有时候会走过去,拿起一样东西,嘴里念叨着,“哎呀,这可是我小时候最想要的圣诞礼物了,托盘小人儿,放在桌上和窗台上太漂亮了。”“啊呀,这也是我超级喜欢的圣诞礼物,小狗储蓄罐,我保存在里面的都是糖果。”“啊,还有这个,芭蕾音乐盒,我从小就梦想有一个啊。”


大家笑着说,你怎么从小就想要那么多东西。Sharon无奈的说,“每年只有一次圣诞节啊,礼物哪里会够啊。”


思齐觉得也是很神奇了,这里任何的玩具,都是满满的木质气息,大部分都是木料做的,但是搭配上颜色和毛线,仿佛就有了灵魂一样,小人儿都会笑会舞,个个精灵古怪,圣诞造型的老头老太都满脸慈祥,看着他们都觉得整个世界都很温柔。


接下来的几天里,大家不停地回信,包装礼物。村里的老老少少都来帮忙了,礼物被包装好,堆成一堆,很快被Henry取走,然后Henry又带着一袋信来,姑娘们低头开始回信,然后分派礼物。即使再忙,大家也没有随意,总是很细心的写好一封信,附上小卡片,选一份精致的礼物。看着礼物被包装得漂漂亮亮的,再放在纸盒里跟信一起寄走,大家心里有着无比的满足。这些信将通过拉普兰的邮局寄到世界上的角角落落,给每个孩子带去一份圣诞的惊喜。


这一周非常非常的繁忙,女孩们几乎没有怎么睡觉,或者就着沙发躺一会儿,醒过来喝茶,继续写信。大概回了几千封信吧,大家稍微算了一下。


管账的Anya算了一下,然后点头,是有三千多封信呢。隔天是周日邮局不开,大家把信都回了,Anya说出去有事,大家横七竖八的在沙发上和柔软的地毯上躺下了,说着自己希望收到的圣诞礼物和对明年的打算。


Amy说还想继续打冰球啊,不用装作男生参加村里的冰球队。Molly说希望能爬一下拉普兰最高的山,从山顶坐雪橇下来。Sharon想把学校的图书馆整理一遍,把小屋里孩子们的来信放出来,希望更多的人加入回信的队伍。


没有过多久,就听到敲门,隔着窗户看,是Anya,大家就奇怪Anya为什么要敲门。她推门进来,说给大家带来了咖啡店老板送的面包和蛋糕。这些都是圣诞特制的,用红枣泥做的,形状是一个螺旋,或者是风车。另外一个是巧克力蛋糕,用拉普兰的咖啡豆做的,硕大的蛋糕,旁边还有曲奇饼,奶油卷,被十几个姜汁饼干小人围起来,煞是热闹。


“快过圣诞了,我们先提前庆祝一下吧。”Anya说。大家赶紧帮忙把吃的都提进来。


几个女孩到厨房一阵热闹,拿盘子煮咖啡,切蛋糕,笑声不断。


是啊,快过圣诞了,思齐想,不知不觉在这里都快三个月了。她该计划一下了,签证到期也该回去了,然后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想到回去,她竟然没有害怕或者烦躁,只是很理性的想着接下去的生活应该是怎么样的,怎么赚钱养活自己,怎么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她要告诉母亲,要尊重她的选择,给她时间去找一个对的人,不要对她的生活加以干涉。


她对“对的人”心里已经有些想法,这个人必须尊重她的爱好而不是取笑她“不务正业”;要能成为她的朋友,一个好的恋人不仅是恋爱对象也要是一个知己,至少对她来说是这样,或许别人不需要,但是她江思齐很需要,她是一个敏感而有想法的女生,她需要跟人分享跟人交流;另外,她发现自己喜欢旅游,到处走走,每年抽一点时间出来去看看别处,吃着当地小吃满大街逛,而不是到旅游胜地拍照发朋友圈就完了,她希望那个人能够跟她一样探索异域和不同。别的,比如长得帅,事业有成,如果有就好,没有也不太重要。她对这个“对的人”已经有7、8分的概念,不再是找个条件好的人就行。她有自己的标准。


哦,对了,她还要叫上那几个好友,跟她们说说自己在拉普兰的奇遇。以前思齐不喜欢参加聚会,因为聚会里她总是最不起眼的那个,别人都过的比她好,她觉得自己是个彻底的失败者。而现在,她突然意识到,那时候的她的确是自卑,因为不知道活着需要怎么使自己饱满,现在她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对生活的选择,只要你的选择让你开心让你满足,经济上小康,那就是很好的活法。每个人要的东西不一样,不能比较。别人的东西给她,她也未必快乐。她现在知道画画使她快乐,通过画笔表达自己对世界的理解并且给人带去温暖,使她幸福。她跟几个好友的生活一样,都是在往自己向往的方向努力前进。她要告诉她们她的经历和她的焕然一新。


想起来,她就有种兴奋的感觉。生活不再是暗暗的颜色,不再是让她麻木醒来麻木作息的样子。每一天都有一种快乐的未知,每一天都是一张巨大的白色画纸等她去画。想着,她抓了一把自己的短发,不禁笑了起来。


“哎,思齐,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快过来吃蛋糕了!”Anya招呼她。


壁炉生的暖暖的,几个女孩围坐在桌上,咖啡冒出一股浓郁的芳香,Anya在给每个人派送姜汁饼干小人。


“咦,为什么要吃姜汁饼干?”思齐咬了一口,觉得这个口感木木的,说不清楚好不好吃,反正跟平时吃的奶油味道很不一样。

“因为…”书虫Sharon用手指敲了敲自己的腮帮子,开始解释起来,“因为很早以前,欧洲没有姜,大概是十字军东征的时候,把姜从中东带来了。因为很贵和驱寒,所以只有在圣诞节的时候才吃,后来就变成习俗了!”

“哦,是这样啊。”思齐又咬了一口,还是说不清楚好不好吃,于是又喝了一口咖啡。


一旁不知道谁拧开了收音机,温馨的音乐一点点飘出来,“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女孩们相视一笑,开始大声一起唱起来,“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and a happy new year !”


这时候,Anya趁大家不注意,走到门口,把门打开,一个人走了进来,身着红色袍子,头戴红色帽子,下巴上一大撮白色胡子,他推门进来,大声的问候,“呵呵,你们是在等我吗?”


“Santa!”思齐惊喜的叫起来。她没有想到,在这个丛林的木屋里,唱着圣诞歌曲,吃着姜汁饼干,就看到圣诞老人走了进来!这太神奇了,太不可思议了,这是童话,这是童话变成现实!一个活生生的圣诞老人走进来了!不管是超现实,还是现实,她现在觉得自己在旋转,变成了一个童话里的人物,在一个森林小屋里等到了圣诞老人。这一刻这么神奇而又这么真实,她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有一个刹那,她真的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现实。这实在太美好太传奇了!


女孩们也纷纷惊叫起来,“Santa!”,站起来过去跟他拥抱。


“哈哈,大家好大家好,我今天的袜子塞的满满的,来,坐下来,一起来分礼物!”


即使是在拉普兰,这个圣诞老人的故乡,大家看到圣诞老人,还是有种惊奇而兴奋的感觉,女孩们叽叽喳喳的问他怎么来了。


“呵呵,这里可是我的小木屋啊!”圣诞老人说。


思齐看出来了,这的确是圣诞老人,欧力。若干年前,他在这个小屋里收信,寄信,使这里变成了圣诞小屋,全世界的孩子都写信来了。欧力看上去脸色红润,精神特别好,胖了很多,大概是跟Ken一起大吃特吃吃出来的。他的脸不再像山峰一样削尖锋利,而是圆润了,祥和了。思齐悄悄地抹去了眼角的泪,“圣诞老人你好。”她说。


“你好。”欧力笑眯眯的看了她一眼。


音乐飘着,女孩们围着圣诞老人坐着,壁火一跳一跳的,把小屋照的通亮。欧力从大红袜子里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一份又一份礼物,“这个给你,那,这个给你……”姑娘们接过礼物,欣喜不已,迫不及待地打开看是什么。


思齐接过自己的礼物。她突然觉得,小屋里回的每一封信是给人能带去多少欢乐啊!孩子们接到信,就像她们今天见到欧力,这是怎样的一种童话般的神奇感觉啊。以前她知道每个人收到圣诞老人的回信总是开心的,但是她不知道竟然会如此的开心!她突然明白了为什么Ken会拿着那封信要找圣诞老人,因为圣诞老人是如此的光亮和充满希望,人间所有的温暖,都在他的笑容里。


欧力发完礼物,摆手叫大家继续玩,他要给村子的其他孩子送礼物去了。说完起身,乐呵呵地把袜子搭在肩膀上,大步走了出去。大家拥到窗口,看着圣诞老人走在雪地里,像一张贺卡一样美。


音乐继续响着,大家相互拿出自己的礼物炫耀。说笑间,门铃又响了。


“是谁呀?”有人问。

“我,Henry。”门口一个男生的声音。

“啊呀,快快,Sophie,他来早了,怎么那么等不及呢!”姑娘们打趣。

“你等一下啊!”有人大声回答Henry。


今天是帮助Sophie实现愿望的日子,她的愿望是跟Henry一起参加隔壁村的舞会。Sophie是那个唱诗班的女孩,有点胖胖的,说话很少。Molly那天在教堂里把Henry拖到一边,嘀咕了老半天,就是告诉她的这个哥们,要带Sophie去参加舞会。Henry开始不敢相信,因为他一直就蛮喜欢Sophie的,喜欢她的腼腆和小狐狸一样漂亮的绿眼睛。Sophie每次都不说话,到门口接他,然后跟他一起把信搬到屋里。他想过要约Sophie来着,本来是要等到开春,去看球赛,现在没想到就这么提前了。


女孩们虽说嘴上打趣,实际上却慌起来,哄的一声,一群人慌慌张张把Sophie拉去房间里换衣服,穿上舞会的大下摆裙子和漂亮的水晶鞋,戴上头饰,还迅速地给她化了个妆。Sophie出来的时候,美得像个仙女。整个人都在发着光亮,那绿色的眼睛仿佛宝石一样,闪过一阵美妙的光泽。


Anya去打开门,Henry在外面冻得已经双脚在雪地里不停的踩来踩去,往手心里哈热气。他也穿的很正式,晚会西装,围巾,头发梳的整整齐齐。门一开,他抬头看到Sophie的时候,被她的美丽惊到了,呆呆的看着她好久。


“哎,你来早了,不过那么呆下去,舞会要迟到了啊。”Molly故意大声说。

“噢噢。”Henry赶紧点头,向Sophie伸出胳膊,“请允许我带您去属于您的舞会。”


Sophie还是很腼腆,微微一笑,把手搭到他的胳膊上,两个人朝外面他的车子里走去。


“天哪,如果是个马车,我都要以为是白雪公主和王子的故事上演了。”书虫Sharon道,一面扶了扶眼睛。大家笑成一团。


那天晚上,大家不停的说笑,吃着蛋糕,喝着咖啡和热茶。思齐看着眼前这一片美好,希望时间过的慢一点,她可以记下这一切。她在拉普兰的日子不多了,后天就是圣诞节了,她也该走了。但是她会想念这里的一切的。这个小屋,这些女孩,这里的美好,还有刚来时候那些孤单的日子,跟女孩们成为朋友的日子,找圣诞老人还有看极光的日子。


她希望这一切可以停留在她的记忆中。她想着明年再回来,继续到小屋里回信。不知道那时候是不是会碰到周朗庭,他说希望时不时的在圣诞节回到这里。


想着,她笑了。无论如何,她会来这里,远离城市,在森林里生活一段日子。


大家欢闹了一个晚上,睡了一会儿,天亮的时候起来告别。有些要去做礼拜,有些要回家干活儿。纷纷起身出门,思齐把大家送走之后,总感觉好像有件什么事情没有做。她心里好像有个缺口,但是具体是什么想不起来。好像是她的一个承诺,需要在圣诞节前兑现。


她返回屋子的时候,开始整理物件。她明天要走了,今天要把行李收拾好,什么能带的什么要留下的。她很喜欢Anya送她的那些书,想着无论如何要塞到不大的行李箱里带走。


顺手从客厅的橱柜上拿起一本,里面掉出来一张纸条。她捡起来,念着上面的一小行字。


这是女孩们相互交换圣诞许愿写的纸条。这张纸条是Anya的。思齐一直没有拿到。那天趁着周朗庭进门的时候,她顺手塞进了书里。难怪思齐想不起来Anya的许愿是什么,因为她没有读过纸条,难怪思齐总觉得有件事情没有完成。


她拿起纸条念完的时候,突然明白了Anya为什么一直不肯说。


她抓起一件外套就冲了出去,心里想着,一定要赶到一定要赶到啊。

最后编辑maonvlang 最后编辑于 2020/06/28 19:33:33
《纽约单身日记》,《婚礼策划师》,《不谈感情》都在微信公众号里连载,搜索添加“威廉士堡变奏”。我们在新地方见哦。
TOP
agree
0
disagree
0
233#

等下一集!

TOP
agree
1
disagree
0
234#

她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医生那里的时候,医生正泡着他的咖啡。思齐不假思索大声说,“医,医生,你的车借我用一下。”

“噢,怎么了?”医生慢吞吞的从一个罐子里用勺子盛出糖,往咖啡里面加了一点,又加了一点。

“我我着急,要借你的车用。”

“噢,要去远的地方呀?”医生往咖啡里又加了一点糖,笑嘻嘻的,门牙露出来,像颗豌豆。

“是是是。”思齐一连串的说,“要送Anya去火车站。”

“噢。”医生点头,转生拧开收音机。收音机里传出播音员的声音,开始是芬兰语,然后是英语,“一年一度的圣诞小姐决赛将于圣诞夜举行。来自芬兰各地的女生们将在赫尔辛基的舞台上展示自己。现在报名的有60名女生……”

“什么?”思齐叫了起来,“今天就决赛了?不是今天报名截止吗?”

“芬兰人口少,任何比赛的参加人数几乎都不过百,没有海选的做法,通常一个比赛只有一次决赛。”医生悠悠的道,又往咖啡里加了一小点糖。

“医生,那你知道火车站一天几班车吗?”思齐又着急起来。

“通常呢……”医生顿了顿,“一天一班,在中午12点。”

“好的好的,哎呦,现在都快11点了。”思齐急得快跳起来了,“你的车能借我用吗?”

“噢,车在后面停着呢,开慢点。”医生道。

“谢谢医生。”思齐说着,拔腿要往后面跑。

“你……车钥匙不要了?”医生继续不紧不慢地问。

思齐又跑回来,“要要要。”心里都快哭了,想着医生你要不要那么玩人家呀。


拿了车钥匙,思齐跳上车发动起来。



Anya的纸条上写的,是她希望今年能够参加圣诞小姐的比赛。


她一直说从来没有走出过村子,很羡慕思齐的大胆和敢闯,她想到外面去看看世界。赫尔辛基很远,她很想去。


但是她为什么又把纸条藏起来了?思齐觉得这么些日子下来,她了解Anya。Anya毕竟还是一个传统的女生,拉普兰的圣女,她怕选美不被人接受。拉普兰是一个特别质朴的小镇,她既想走出去,又怕小镇里的人不喜欢她穿得少少的去接受评判,毕竟她每年要点圣卢西亚节的蜡烛。到现在,拉普兰没有人去参加过大型的这种比赛,或许是因为人们不愿意去特别闹的地方,或许是因为村民们不接受。如果Anya去,等于是第一次,万一村民们不接受怎么办?


哎,Anya,你想太多了,不要把自己束缚起来,今天无论如何,我要送你去参加比赛。思齐想着,踩了一下油门,恨不得能插翅飞到Anya住的地方。



Anya住的地方大概是10分钟的车程,她早一点离开小屋,刚回到自己的住处,换了件便衣,正打算休息。


思齐停了车,忙乱地冲进Anya的房子,一把抓到她,“Anya,走,带你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Anya一愣, “什么?”

“纸条,我看见你写的那个纸条了!你的愿望。”

Anya轻轻地往后退了一步,“那个…只是开玩笑时候随便写的。”她的眼里是慌张和不安,但是眸子里的一丝光芒,使得思齐明白,她必须去逼Anya一下。她了解她的这个好朋友,Anya开朗大方,但是对外面的世界有着很大的不确定。


“Anya,记得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跟我说过什么?你希望能走出拉普兰,去远一点的地方看看外面。”思齐道,“你想去赫尔辛基,想参加比赛,就去呀!”


Anya被这番话震了一下,看着思齐。思齐继续解释道,“你看我,来拉普兰之前也几乎没有出过几次国门,仅有的几次都还是跟旅行团的,自己出门一次没有。我来拉普兰的时候也很慌,但是我很幸运,遇到了你,并且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你不出门的话,不会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可是赫尔辛基很远啊……”

“可是赫尔辛基也很小。转一圈就一头到另外一头了,你不会掉的。”

思齐说完,Anya扑哧一笑,“我还真是怕走丢了。那里有地铁,有很多大楼,我怕走进去走不出来了。”

“不会的,你看,周朗庭走的时候送了我一些书,其中一本是赫尔辛基旅游指南,我给你带来了。赫尔辛基只有一条主干道,走丢了就再往主干道走回去,就能找到路了。”思齐说完,从外套的口袋掏出一本手掌大的小册子,递给Anya,“你就当去隔壁村子玩一圈,旅游两天再回来。”

Anya接过册子,翻了两页,眼里已经有笑意,“这里,这个广场是我想去的。”

“那就去!”思齐提高了声音,“Anya,这是你的机会!我想看到你戴桂冠!”

“我……我只是有那么一个想法,知道自己不切实际,你就当笑话吧……等到以后有机会,我会去赫尔辛基的,但是不是这次……”

“为什么不是这次?”

“我哪里能比得上城市里的女孩子啊,去了也只是笑话。”

“不,Anya,我很认真的告诉你,你非常非常漂亮。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孩子!像挂历上走下来的。”

Anya脸红了,长长的睫毛翘起,忽闪忽闪的,“没有……我……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好。”

“你记得你第一次说我画的好吗?我根本不相信,然后你带着我去了咖啡馆,我才知道有人喜欢我的画。所以,你不能先否定自己,因为你不知道你在别人眼里有多棒!”

Anya不说话,蓝眼睛里还有着一丝焦虑,“但是我从来没有参加过比赛。”

“比赛很简单,就是单纯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展现自己最好的一面。你看,Amy以前也没参加过比赛,后来她打冰球比赛打那么好。你只要唱自己喜欢的歌,跳一支拉普兰的舞,那些都是你喜欢的,不是吗?圣诞小姐就是要给人们送去欢乐。”

Anya点头,但是又轻轻的嘀咕了一句,“我们村里……还没有人去参加这种比赛呢……”

“所以你回来的时候就是第一个啦!”思齐大声道,“快,趁我还在这里,陪你一起去车站,送你上车,帮助你完成今年圣诞节的愿望。你一路就想着一个叫江思齐的女孩从中国来到北极,一个人连钱都没有的过了三个月,还活的好好的,还特别开心,这样你就不会害怕了。”

“嗯。”Anya点头。


Anya随手收拾了一点东西,跟奶奶道别说出去几天,跟着思齐上了车。坐在车里,两个女孩相视一笑,一路无言的开着。这是沉默的交流,思齐现在习惯了拉普兰人的方式,安静,仿佛可以听到对方在想什么。


大概是因为家家户户都在准备过圣诞节,村里没有平时那么繁忙,家家户户屋里的灯都亮了起来。


快到中午的时候,太阳上来了,天亮了。这是阳光灿烂的一天,拉普兰尽情地绽放着自己的明媚和爽朗,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公路的尽头是一片阳光,金灿灿的,甚是耀眼。


一路开到了火车站。思齐关了引擎,跳下车,拉着Anya跑进车站。


“你好,售票员,请问去赫尔辛基的车,什么时候开?”思齐问。

站台窗口后面的售票员是个高个的胖胖的男人,鼻子下的小胡子一抖一抖的,给他个烟斗就是水手。他抬眼看了看墙上的钟,“噢,去赫尔辛基的车啊,10分钟之前刚开走。”

“啊?什么?不是说中午12点有一班吗?”

“圣诞节,班次调整了,提早了15分钟。本来你们倒是能赶上的……”男人耸耸肩。

“啊……”思齐倒吸一口凉气。回头看了一眼Anya,心里满是悲凉,怎么办,说好的帮Anya实现愿望,Anya想出去看看外面,参加比赛,为什么就连这个都没法做到?只怪自己太笨,没有多查一下时刻表。Anya眼里也是伤感,但是她没说什么,拉了拉思齐,要往外走。

“等等,”售票员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这班车过半个小时开到下一站,在那里停半个小时。”

思齐一下子跳起来,转身冲到售票窗口,“从这里开到下一站要多久?”

“绕着山脚开,两个小时。”售票员说。

“有快一点的方法吗?”

“除非从山上面开,直接从山头下去到另外一头,但是这个时候雪太厚,车开不上去。”

“喔,算了,谢谢。”思齐说完,头都低下去了,心里难过极了,和Anya两个人一语不发,慢慢走到车站外面。



刚走到车站外面,两个人都惊呆了。


外面,是一整个车队,整齐的顺着公路一辆一辆,挤的满满的。


村长从第一辆车上面跳下来,脸上写满了怒火,“你们去哪?”

“去……”思齐实在想不出办法,回头看了一眼车站,上面的目的地只有一个,于是只能实话实说,“去赫尔辛基。”

“去参加圣诞小姐比赛?”村长继续问。


思齐瞟了一眼Anya,Anya眼里也写满了不安,两个女孩面对那么大的阵仗不知道如何是好。

“嗯。”Anya点头,越发的不安。思齐感到拉着她的手都在微微发抖。

“怎么不早说?圣诞小姐必须是我们拉普兰人的。我们都来送你了。”村长大声说。


“啊?”两个女孩惊讶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刚才医生跟我说的,他说估计你们赶不上了,所以我们赶过来送你们,全村都来了。”村长道,“大家帮你们想办法。”


村长后面的车子车门开了,Oliver出来了,大声道,“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星期四!”四条阿拉斯加闻声而出,从车里跃出,齐齐地排成一行。


后面的车里,欧力出来了,“印卡,毛利!”两条哈士奇跳了出来,呼哧呼哧的吐出舌头。


“蓝莓,火焰!”

“飞龙,利箭!”


每辆车里都出来四条或者两条哈士奇,站好,等待主人发令。


村长从车里取出雪橇和缰绳,“给,一路顺风!”


思齐和Anya惊喜的从村长手里接过雪橇,所有的雪橇犬都过来,两两拍成一行,主人们给套上缰绳。八条狗拉一个雪橇,十六条雪橇狗,正好两个满载的雪橇。


思齐和Anya站上雪橇,拉紧缰绳。


“思齐,还记得我们以前教你的吗?怎么掌握方向?”Anya问。

“嗯。”思齐点头。

“好,我们开始。”Anya说,然后冲着雪橇犬一声吼,“出发!”


16条雪橇犬加足马力,一下在在雪地里飞奔起来。狗儿们撒开四蹄,向飞剑一样,全速往前冲。两个雪橇,一前一后,呼呼的往山上跑去。留下村里送行的人,欣慰的看着两个女孩向自己的梦想冲刺。


雪山真美,白到没有一点瑕疵。狗儿们飞跑溅起的雪片,像龙卷风一样,旋起,遮盖了天空。拉普兰的雪好细,打在脸上像春风拂过,轻盈而又温柔。


思齐感觉自己要飞起来了,大地往后漂移,世界变成时间上的一条线,她像风一样划过。天地变成一片敞开的宇宙,她觉得自己变成了这个宇宙上的一个自由自在的点,天高任我飞。


Anya回头看了思齐一眼,像是在问她是不是还好。思齐回给她一个笑容。Anya回过头去,又挥了一下缰绳,狗儿们跑得更快了。雪橇犬们呼哧呼哧,四蹄飞扬,使劲地朝前跑。


两辆雪橇车在雪地里相傍而行,在金色阳光照耀下的雪地里,留下两道印记,扬起一片雪花。


一路驰骋,驰骋,向着山顶,向着阳光的方向,向着自己的梦想。

小说 《北纬37.5度》 2020/7/5 大结局-234楼

最后编辑maonvlang 最后编辑于 2020/06/29 18:38:00
《纽约单身日记》,《婚礼策划师》,《不谈感情》都在微信公众号里连载,搜索添加“威廉士堡变奏”。我们在新地方见哦。
TOP
agree
1
disagree
0
235#

等下一集!


pmtng 发表于 2020-06-28 23:58

来了,大结局

《纽约单身日记》,《婚礼策划师》,《不谈感情》都在微信公众号里连载,搜索添加“威廉士堡变奏”。我们在新地方见哦。
TOP
agree
0
disagree
0
236#

思齐目送Anya上了火车的时候,感觉她的桂冠已经戴上了,她相信Anya是最出众的一个。

 

回到村里的时候,已经快傍晚了。狗儿们被各自的主人们接了回去,会被犒劳一顿大餐。想着,思齐笑了,那些狗儿真是跑的快啊,她感觉自己像只风筝一样,被狗儿们放飞。好在自己被女孩们在山上训练出来的技术还不错,一路几乎妥妥的站在雪橇上没有出现险情。

 

圣诞夜,村里安静极了,家家户户都亮着灯,屋子外面挂满了彩灯,远远望去像是玲珑剔透的宫殿。

 

大家都在准备晚餐,或者忙着布置餐桌。思齐慢慢地沿着小路开着,看着每家的圣诞之夜。

透过窗户,她看到有一家把她画的驯鹿在客厅里最显眼的地方,马基宁一家正围坐在壁炉旁看电视,一只小驯鹿,哦,她的名叫咪咪的小驯鹿跑进去,挤在人中间,被大家又摸又抱。

透过窗户,她看到欧力的桌上准备了丰盛的晚餐,印卡和毛利欢快地陪伴着他,他笑着抚摸它们的脑袋,把一份大餐放在他们面前。邻居一家进来了,欧力招呼他们一起进餐。

透过窗户,她看到牧师和他的老婆在祈祷,脸上满是安宁和祥和。老两口的晚餐没有那么丰盛,但是精致而美好。

透过窗户,她看到村长家里坐着Oliver,他被当作客人热情地款待着,Oliver拿着Titan的画向村长一家夸耀着什么,村长频频点头赞许,叫来几个孙子,一起听Oliver讲述一个过去的故事,一个盛满拉普兰历史的故事。四条狗狗开心的坐在地毯上像英雄凯旋归来。

透过窗户,她看到铁匠召集了一批伙伴,喝着热茶聊着天,晚餐制作粗暴,却一大盆一大盆满满的,够一群人吃个通宵。

 

思齐慢慢地开着,开着,这个圣诞夜是如此的宁静,却充满了美好。这个童话王国,一片不被打扰的祥和土地,希望她永远如此美好,远离尘嚣,远离是非,就这样保持着她一如既往的纯净。

 

她把车停在小屋门口,进去拿上行李。

 

桌上,她写了一张条子,留下了房租,留了几句话给房东,说明年还会再来,如果可以,希望房东给她预留圣诞节前的一个月。

 

写完,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看了一眼这个让她三个月的生活充满欣喜的地方。这个小木屋,这张桌子,她们在上面写了很多的信。这些木质的杯子,她们喝着茶聊着天。这块毯子,她们会坐在壁炉前一起裹在里面说笑。还有这个角落,曾经堆满了信,后来堆满了礼物。还有这个厨房,她们做菜,煮咖啡,她们在这里做过中国菜,芬兰菜,还有挪威海盗菜。是啊,欢声笑语还在眼前,她仿佛可以看到女孩们坐在桌子边上念着信,又低头回信,为了一个句子苦苦地想上半天。

 

思齐微笑着,心里说,再见了小屋,明年见。

 

她伸手关了灯,拉上门。星空是如此的亮,月亮穿过云层,在大地上撒下了一片蜜糖一样的光泽。天际,有些云层开始变成绿色,或者红色,或者紫色,颜色不断的变换着,越变越大,像是一曲交响,奏响了前奏。

 

她关上门转身的一刹那,看到一个人影向她走了过来。

 

“还好我赶到了。”这个人走近思齐,语气里满是开心。

借着月光,思齐看清楚了人影。“周朗庭?你怎么在这里?”思齐诧异不已。

“我说圣诞节会回来的。”周朗庭微笑着说。

“这个圣诞节你就回来了?”思齐差点被他的脑回路惊一跳。

“是啊,我没说过哪个圣诞节。这个圣诞节不是正好?我把Ken送回去之后,觉得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做,所以就又回来了。”

“什么事情?”

“额……还记得冰球比赛的时候,Molly说我可以帮你实现你的愿望吗?当时我不知道你的愿望是什么,想着总有一天回来会帮你实现。后来,可能女孩们都觉得我挺好的,是一个她们可以信赖的人,所以不知道是谁,就把你的纸条给我了……”

周朗庭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轻轻地念了起来,“我的愿望是,来年找到一个英俊的,王子一样的人,能欣赏我,能爱护我,无论多远都会赶来跟我约会。”

周朗庭念的时候,思齐的脸涨的通红,伸手要去夺那张纸条,“啊呀,开玩笑随便写的啦。”

周朗庭赶紧把纸条收回来,放回口袋里,妥妥贴贴的拍了一下,像是告诉思齐自己保管好了,不能动。然后又一脸认真,“听我说,我不确定我是不是英俊,或者像王子一样。但是我欣赏你,而且,我穿越了半个地球,赶来赴约了……你要不要考虑一下,让我帮你实现这个愿望?”

思齐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

周朗庭自顾自地眼睛转了一下,想了想,又说,“这样吧,挪威的美人鱼,斐济的小岛,亚马逊的河流,你选一个……我们一起去,可以聊聊过去,寻找未来,看看我是不是合你的意。”

“那你不买股票了?”

“不买了不买了,”周朗庭摇头,“我在这里投资了他们那个用牛奶薄膜做的包装盒项目,以后大半年都会在这里了。又环保又有前途,两样只要做到一样,我就很满足了。再也不像以前一样,没头苍蝇似的到处嗡嗡嗡。”说着,他用两个手做成翅膀的样子,两个眼睛做成对眼,吐着舌头,摇头晃脑的装作在飞的样子,那张帅气的脸变得特别的卡通。

 

思齐被惹得哈哈笑起来。那个牛奶薄膜是很早时候女孩们说起过的,下游经常会有塑料袋和塑料瓶,她们很担心整个环境会被污染了,所以有一个小组就开始研究使用牛奶煮熟之后冷却了表面的薄膜做包装,那样使用以后容易融化。没想到这位斯坦福毕业的投资过包装盒的周先生还挺有眼光的,居然获知了这个很小的项目,还认真的参加了。

 

见到思齐笑了,周朗庭也开怀起来,又继续道,“所以以后的生活就会比较放松,每年抽时间到世界各地走走,体验一下当地人的生活,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既有益当地又值得投资的项目,不赚钱也不要紧,因为我知道我做的这个事情至少是有意义的。谢谢你教会了我放慢步子,不放慢步子我怎么会知道世界上有那么多有趣的事情可以做。”

“我没有做什么呀……”思齐轻轻说。

“你把我从苍蝇的世界里救了出来,很伟大!”周朗庭一本正经地说。说完,两个人都笑了起来。周朗庭伸出双臂,给了思齐一个特别大的拥抱,“天哪,你这个脑子真是太别开生面,我都挡不住的要想去了解里面都是些什么。请你允许我帮你实现愿望吧,我也想当一次你的圣诞老人。”

 

思齐在他宽大而又温暖的怀里笑了。

 

圣诞歌曲不知道从哪家的窗里传了出来,叮叮当当的圣诞铃声,加上欢乐的歌唱圣。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and a happy new year

Good tidings we bring to you and your kin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and a happy new year

 

天边的绿色红色和紫色尽情地敞开着奔放着,用最热烈的舞动铺开到整个天空,拉普兰的上空充满了极光,把整个北极笼罩起来,在绚烂的色彩里,继续着每个人的故事。



(完) 

《纽约单身日记》,《婚礼策划师》,《不谈感情》都在微信公众号里连载,搜索添加“威廉士堡变奏”。我们在新地方见哦。
TOP
agree
1
disagree
0
237#

完美结局!楼主我们追了好几年了呀才追完!


TOP
agree
1
disagree
0
238#

完美结局!楼主我们追了好几年了呀才追完!



pmtng 发表于 2020-07-08 21:36

哈哈,感谢支持


是挺久了,当中还停了一段时间,感谢等到最后

《纽约单身日记》,《婚礼策划师》,《不谈感情》都在微信公众号里连载,搜索添加“威廉士堡变奏”。我们在新地方见哦。
TOP
agree
0
disagree
0
239#

赞仔细啊。


拉普兰离俄罗斯很近很近,走路过去大概15分钟就到了。本来想写签证过期的,必须离境再签证,于是一群人送思齐过边境,(因为俄罗斯对中国护照是大于5个人旅游团是免签的,所以大家组成个旅行团......),后来怕再写就太长了,所以安排了别的情节。


话说你的名字看着好finnish啊


maonvlang 发表于 2020-06-23 00:13

好眼力 就是芬兰词

TOP
agree
0
disagree
0
240#

完美结局!

感谢猫女郎妙笔生花带来这样的美好


真希望有一天故事可以搬到银幕呢

TOP
agree
0
disagree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