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返回列表 «1314151617181920» / 24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61#



着急的吧,一会儿情节里交代一声,我对时间线总是有点模糊表情


maonvlang 发表于 11/8/2019 12:02:05 PM 小说 《北纬37.5度》 2020/7/5 大结局-161楼

没事,连神级巨著红楼梦都有这毛病,不影响
TOP
agree
0
disagree
0
162#

回复 157楼maonvlang的帖子

催一下, 什么时候更新啊!
TOP
agree
0
disagree
0
163#

回复 157楼maonvlang的帖子

催一下, 什么时候更新啊!
divine 发表于 11/19/2019 10:05:40 PM 小说 《北纬37.5度》 2020/7/5 大结局-163楼


最近年底好忙,今天晚上回家大概有点时间,周末应该也有

表情
《纽约单身日记》,《婚礼策划师》,《不谈感情》都在微信公众号里连载,搜索添加“威廉士堡变奏”。我们在新地方见哦。
TOP
agree
0
disagree
0
164#


没事,连神级巨著红楼梦都有这毛病,不影响

天苍苍野茫茫 发表于 11/11/2019 5:30:11 PM 小说 《北纬37.5度》 2020/7/5 大结局-164楼


哈哈,谢谢,mm真好
《纽约单身日记》,《婚礼策划师》,《不谈感情》都在微信公众号里连载,搜索添加“威廉士堡变奏”。我们在新地方见哦。
TOP
agree
0
disagree
0
165#

冬天的拉普兰,白天就那么一小会儿,光线也像傍晚一样,有些慵懒,有些不明朗。天气很冷,大概零下十度的样子,好在没有风,在户外还能呆上一小会儿。只是戴着手套的手不是很利索,思齐索性把手套摘了,搓了搓手,继续画。Oliver敲了一下自己的烟斗,抬起身,拿了个大树枝,在石头搭的火炉里拨拉了几下,又扔了几个木块进去,火炉烧的更旺了,映的思齐的脸通红的。
Oliver坐回去,吸了一口烟斗,仿佛又想起了什么,问,“你在拉普兰多久了?”
思齐顿了顿,抬眼想了想,“一个多月两个月不到的样子。”说完,又低头开始画。四条狗个个一脸认真,站姿挺拔,吐着舌头,又帅又可爱。
“我在这里有50年啰,“Oliver的眼神飘向了很远的地方,仿佛眼神的那一头是那个可以看到的过去,50年前,他一个小伙子背着行囊,踏上冬天大雪覆盖的拉普兰。他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天的那身厚衣服,那是一件旧式大衣里面加了一层驯鹿毛,变得很厚实很耐寒,粗糙的针脚给这件大衣另外加了一种维京感,厚实的帽子有两个耳朵,垂下来遮住脸的两侧,可以不让寒风扑面吹。那帽子底下是一张刚刚长成型的少年的脸,14岁,脸上干净的连胡子都没有。高高的个子,那时候的他还没有经过林子里的各种风雨,还没有长出一身彪壮的肌肉,只是瘦瘦的身材,高高的个子,穿着一双硕大的靴子在雪地里吱嘎吱嘎的走着,旁边是他的爷爷,他的脸上有Oliver年老以后的影子。
Oliver的眼光散开来,化作一团柔和的雾,看着14岁的的自己和爷爷一起从雾里走出来,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生动。他不想打断这爷孙两个在一片山路上的前行,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64岁的Oliver看着14岁的Oliver,边走边问,“我们为什么要来芬兰?”
“到了林子里告诉你。“爷爷很简短的回答。
64岁的Oliver眼里有了笑意,这片林子,一住就是几十年,一辈子,当初一脚踏上这寸土地的时候,怎么都没有想过从此再也不想走了。
爷爷带他进了林子,一棵树一棵树的认,每棵树都有说不尽的故事。
Oliver抽了一口烟,吐出的烟雾中,那些记忆有时变得模糊有时变得更清楚,仿佛他一张口就可以跟那些记忆中的人说话。
思齐冻得脸都红了,不停的吸着鼻子,一面画一面拿纸巾擦。
”哈,拉普兰的冬天零下60度,怕不怕?“Oliver突然问,胡子跟着翻起,眼睛瞪的滚圆,眼珠转了一圈,又瞪着思齐,仿佛这个问题很逗乐,可以把眼前的这个乖巧文弱的女孩子吓到哆嗦。
思齐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眼睛还是盯着画布,“开始挺怕的,每一天都不知道后面的一天怎么活下去。后来就不怕了,觉得每天的活法都不一样,还挺盼望着新的一天的。“
”哦?“Oliver拿下帽子抓了抓脑袋,又把帽子戴上,侧着脑袋,他完全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答案,”你胆子还挺大的。“
“不是不是,“思齐摇头,”我胆子很小的,刚开始连桥都不敢过。后来才逐渐觉得很多事情没有想的那么可怕。“
Oliver摸了摸星期一的脑袋,摸完又拍了一下。
”比如你就没那么可怕。“思齐看了他一眼,又补充道。
”哈哈哈!“Oliver听罢仰天大笑,那声音吼得原本蹲在树上打盹儿的几个鸟一下子醒了,相互看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决定还是飞走比较安全,于是扑棱扑棱地前前后后飞走开去,惹得星期二不满地对着几个鸟儿低吠了一声。“这里人人都怕我,你不知道吗?”Oliver收了笑声,饶有兴趣的继续这个话题。
“我知道啊,可是你不是说你只凶砍你林子里的树的人吗?我又没砍树,怕什么?“ 思齐不示弱的回道,“你就是喜欢吓唬人。”
Oliver没想到文静的思齐居然口口声声不怕他,不仅不怕,还直接说他是虚张声势,这还了得。拉普兰的村民虽然大部分人跟他井水不犯河水,但是一大半人打心底是对他敬而远之的,不惹他,但是也不亲近他,眼前的这个画画的女孩既不怕他还能跟他对聊,也是奇怪了。“嘿,真不怕我。”Oliver用瑞典语嘀咕了一声。星期一好奇的回头看他一眼,又乖乖的站直。
天色开始 有点暗下来,光线显然没有刚才那么亮和通透,12月份的拉普兰,一日大概只有那么两三个小时的白天。
“我今天画不完,一会儿光线暗了,而且上色需要时间。打完轮廓以后我拿回去画,后天给你。“思齐说着,用手搓了搓双颊。室外已经零下30度了,即使有火炉,脸也冻的快失去知觉了。
“第一次在拉普兰过冬的确非常冷,多吃点就好了。”Oliver自言自语,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思齐听,说完又吧嗒吧嗒抽了几口烟。
“听说你不是本地人?”思齐问。
“算是……瑞典过来的,不过本来的确是芬兰人。”Oliver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什么叫本来?”思齐眼睛还是盯着画布。她想把Oliver画成一个不那么凶的人,眼睛才是最好表达吧,那眸子里的东西,很深,捉摸不定,但是却在隐隐的探脸,呼之欲出。
“怎么说呢?”Oliver一边脸上的肌肉挤了起来,眉毛跟着有些扭曲,一张本来凶悍的脸一下子变得愚钝,找不到答案的苦恼蹬鼻子上脸。人的神情真是可以瞬间把一个人换成另外一个人。
“你本来是芬兰人,后来去了瑞典,后来又回来了对吧?”思齐说。
Oliver认真的点点头。
“那跟这片林子有关系吗?”
“林子?”Oliver愣了一下,但是旋即又瞪了一下眼睛,恢复了凶悍的神情。他瞪大眼睛,但是没有回答,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又眯起眼睛,低头,像是不知道怎么回答。
“好了,轮廓打好了,你看看是不是喜欢。”思齐起身,把画递到Oliver面前。然后自己跑到火炉前,伸手取暖,一面原地跳动着,刚才坐的那会儿,从脚底凉起,她觉得自己都快是冰柱了。

半晌,没有声音。思齐用暖了的手往脸上搓,搓热了才缓过神来,转身看Oliver。Oliver只是呆呆的看着画。

画上,他和四条狗,狗狗个个昂头挺胸,神气活现兵,有的吐着舌头,有的歪着脸,有的表情天真。而坐在他们中间的Oliver,虽然样貌和衣着是简单几笔带过,但是刻画的丝丝入扣,很是传神。而他的脸,眉毛胡子都是一模一样,而眼里却透出非常非常柔和的神情,像春天的湖水,温暖,清透,熠熠发光,带过一片微波,映照着太阳的一抹余辉。那么柔和,像是在诉说什么,又像是在倾听别人的诉说。

“如果你喜欢,我就拿回去上色了啊。”思齐伸手去取画。

Oliver不知道为什么抹了一下眼睛,“喜欢,喜欢。”低头去拍星期三星期四。
“喜欢我画出了真实的你?”思齐撇了他一眼。
Oliver带着狗儿们过来,在火炉的一侧取暖,不说话。此时的他,像是被人看穿后又拥抱过的孩子,有着被理解以后爆发的委屈和被安抚后的更难以抑制,眼睛还是红红的。
“上了颜色会更好看的,等下周你下山就可以拿到了。”思齐说。
Oliver拿了树枝轻轻的拨弄火炉,又加了两个木块,火苗又窜上来,映的两个人的脸通红的。

“大家都以为树林只是一个有很多树的地方,树呢,可以砍了做家具或者做纸张,可以卖很多钱。”Oliver缓缓开口说话,“但是我们的这片树林不一样。其实我原本不是这个村子的人,那是80年前了,那场战争……很多拉普兰的年轻人参战,每个人走之前在这个树林种下一棵树,并且许诺会回来。当然,很多人都没有能够回来。但是树林是他们亲人唯一的希望,总希望守候着那些树,等到他们某一天突然出现。过去很多很多年,当年守着树的人也都老了,过世了。但是我总觉得或许那些年轻人说不定在异乡有后代,后代会找回来……我的祖父就是打仗后到了瑞典很多年,成了家,有了子孙后代,有一天带着我回来看这片森林。所以,我想守着这片树林,因为每一棵树都是一个家。”
《纽约单身日记》,《婚礼策划师》,《不谈感情》都在微信公众号里连载,搜索添加“威廉士堡变奏”。我们在新地方见哦。
TOP
agree
0
disagree
0
166#

赞楼主更新了!
TOP
agree
0
disagree
0
167#
TOP
agree
0
disagree
0
168#

“哇,原来Oliver和他的林子还有那么一段故事啊。“几个女孩在教堂的人散去后,围着思齐,听她讲完故事,不停的感慨。
“80年那么久了,真知道当年事情的人不多了,Oliver平时也不怎么说,大家只是觉得他很古怪,没去多理他。没想到原来是那样。”大家纷纷议论着。Anya拿着筹款的罐子过来。
“Anya,你知道Oliver的故事吗?“Molly问
“嗯,刚才听到你们说了。我好像听我奶奶提起过,说她叔叔有棵树在那,现在才知道是什么意思。应该是他参战前在那里种了一棵树吧。“Anya说。
“那他回来了吗?“有人问。
“应该是没有,“Anya皱了皱眉头,“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好像基本上都没回来。欸,说到战争总是让人挺难过的。”
几个女孩于是便不作声。拉普兰的生活与世无争,丝毫感觉不到风风雨雨。只是谈到战争,突然好像离每个人都很近,联想到平时收到战争地区孩子们写来的信,里面的描述和对生活的渴望,就都有点低落。
旁边做礼拜的村民陆陆续续的都离开了,唱诗班的几个孩子也把教堂收拾干净了。
“说点别的吧,Anya,我们的捐款怎么样了?”Molly问。
“还算不错,”Anya道,“大概600多,够我们买一个星期的礼物了。”
“我这还有一百,Oliver刚才给的。”思齐伸手往兜里摸。
“不行,思齐,你的钱得留着自己用。”Anya赶紧阻止她,“你平时吃穿都得花钱。”
“我哪里用的了那么多,你们经常给我带吃的来,我都有些时候没有去采购了。再说冬天也没有什么多的要买。”思齐执意,“再说本来为Oliver画像就是为了筹款用的,还有那些画驯鹿的活儿,都是为了我们的基金吗。”
几个女孩拗不过她,看着思齐把钱塞到了捐款箱里,私底下几个决定以后每天给思齐带一点自家的蔬菜和海鲜,还有各种日用。
大家一面走出教堂,思齐一面还说着,“我觉得挺奇怪的,在这里好像用钱挺有规划的,知道需要多少,能用多少。以前在我自己的城市,你们知道吗,花钱根本没数。”
“什么意思?”Anya不解的看着她,“花钱怎么能没数?”
思齐被问住了,其实她也不知道“花钱没数”的概念哪里来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大家流行的口头语,后来就用上了。“大概就是一个不注意,这里那里用钱,然后钱就不知道哪里去了。”思齐解释说,“我举个例子,我们那里买个咖啡要30块……你们不要算汇率,我们的基本工资跟欧洲的基本工资是一个数字,除了货币不同,所以汇率就先不说。30块对我们的工资来说,就相当于30块对你们来说一样的。”
“那很贵啊,一杯咖啡30块。”Molly匪夷所思的抬了一下眉毛,“咖啡就是每家都能煮的东西,30块有点离谱。”
“哎,反正我们什么东西都很贵。然后呢,各种大大小小的消费就很多。比如过节大家都上网买东西,下班了出去吃个饭,什么面膜打折了,什么某个牌子出新款了,就那么林林总总的,到了月底钱都给花光了。最夸张的一次,我有个表姐,因为我帮过她一次什么忙,她说赚到钱了,就给了我2000块谢我。结果我大概过了一个星期,也没有买什么大件的消费品,就都用完了,自己都不知道钱用在哪里了。”说完,思齐做了个怪脸。
“那是为什么呢?”Amy问,“比如过节为什么要买东西,出新款为什么要买?”
“我也不知道啊,”思齐苦笑了一下,“大家都那样做,我就那么跟着了呗,总觉得生活里缺这样缺那样,好像买东西就可以填满一样。其实过不多久就发现,生活也不会因为买了多少东西而改变。”
“我们这里倒是买东西越少越好,”Molly一面大步走着,一面说。她走路像个男生,步子又大又快,经常走到很前面,又停下来等大家,“平时我们买东西都只买必须的,多余的一样都不要。”
“我觉得那样挺好的。”思齐点头,“现在回头想想,其实我们买的很多东西都是重复的,比如做饭就有打鸡蛋机器、碎洋葱机器、榨汁机、豆浆机、电烤箱、空气炸锅……哎呦,我都数不过来了。仅仅因为一个小功能就多买一个工具。光是做菜的刀都有几十把,其实以前哪有那么复杂,我们中华厨师都是一把刀。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生活变得复杂了,花钱变得毫无道理了。”
“我们不太多消费,大概是因为这里天气的关系吧,买很多东西用不上也不方便,生活质量不会因为拥有的东西多而改善的,相反,只会增加不少烦恼,比如放哪里,怎么保存,要不要扔掉。”Sharon补充说。
Anya接着又道,“而且我们比较喜欢保持原始状态,不浪费自然资源,也不污染环境。比如这里都不用一次性的东西,那些东西用一次就扔了,太浪费了。也不用塑料的东西,掉到河里和海里,太污染了。”
“对对,说起来一次性包装啊,真是很污染环境,有时候我们的海滩上会有那些包装飘过来,海岸线很脏。现在芬兰有一个小组就在研究用牛奶煮热冷却后上面那层膜做饮料包装,扔掉以后过几天就融化了。真希望能早点用上。”Amy说。
“别的地方用,我们这里用玻璃瓶就好了,洗干净再用,一次性的东西无论怎么说都是一种浪费吧。”又有人说。

女孩们说笑着,大家送思齐回了小屋,然后告别。

“思齐,大后天是冰球比赛,你要来啊。”
“好啊,大后天我应该画完了,可以跟你们一起去冰球比赛了,还挺好奇的呢。”思齐点头。

女孩们离去后,小屋里又是北欧特有的宁静。雪花在外面细细的飘起来,屋里的炉火烧的通红透亮。

这里的平和多好,简单而又充实。

时间过的真快,大后天是冰球比赛,不久就是圣诞节了,而她不知不觉的在这里已经快两个月了。她越来越习惯这里的生活,仿佛自己本身就应该在这里生活。过去的生活离她越来越远,银行的工作,家里的训斥,前男友的离去,好像都在很远的回忆里。

她打开手机,跳开很多条信息,没有去点开。只是到几个好友一起的群里发了一条:一切安好,等我回来细说。

大家或多或少的知道了她在巴黎的一切,想着她应该是在某处散心,也就没有多问多打扰,只是问了一句要不要给她打点外汇。思齐说不用,这里的生活很富足,物质到内心。
《纽约单身日记》,《婚礼策划师》,《不谈感情》都在微信公众号里连载,搜索添加“威廉士堡变奏”。我们在新地方见哦。
TOP
agree
0
disagree
0
169#

赞楼主更新了!
pmtng 发表于 12/5/2019 2:55:17 AM 小说 《北纬37.5度》 2020/7/5 大结局-169楼


感谢一直以来的鼓励啊。

我现在好着急,圣诞节又快来了,不知道能找到多少时间写,努力中 表情
《纽约单身日记》,《婚礼策划师》,《不谈感情》都在微信公众号里连载,搜索添加“威廉士堡变奏”。我们在新地方见哦。
TOP
agree
0
disagree
0
170#

回复 165楼maonvlang的帖子

感人表情
divine 发表于 12/7/2019 3:51:37 PM 小说 《北纬37.5度》 2020/7/5 大结局-170楼


表情
《纽约单身日记》,《婚礼策划师》,《不谈感情》都在微信公众号里连载,搜索添加“威廉士堡变奏”。我们在新地方见哦。
TOP
agree
0
disagree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