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返回列表 «1516171819202122» / 24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81#

楼主很勤奋,我估计今年圣诞可以写完!
pmtng 发表于 12/17/2019 1:22:10 AM 小说 《北纬37.5度》 2020/7/5 大结局-181楼


后面还有三弯九曲,只是现在每天的时间太少了,一半地铁上写一半睡觉前写,恨不得可以不睡觉,大概过年前能写完
《纽约单身日记》,《婚礼策划师》,《不谈感情》都在微信公众号里连载,搜索添加“威廉士堡变奏”。我们在新地方见哦。
TOP
agree
0
disagree
0
182#

楼主,我就想来表达一下对你的感谢和崇拜。

我算是你新入坑的粉丝,偶然间点进来这个帖子,就一发不可收拾,速度追上之后,又去翻你之前写的来看,这几天恨不得不吃不喝不睡把《不谈感情》和《纽约单身日记》看完啦(你在帖子里贴的《婚礼策划师》点进去已经失效啦,没看到)。看完纽单特别感动,我知道你已经收到了很多关于你的文笔,情节,语言能力,故事结构的赞扬了,这里我就不赘述了哈哈(真的很棒)。我觉得你的细节描写真的特别到位,太赞了!通过你的分析,让我在看的过程中想通了很多事情,也对自己的心理状态和生活有更多了解,所以真的真的很谢谢你。

特别羡慕你的朋友们,能和你hang out聊天真的太有意思啦。超想和你交朋友!

---发自Huaren 官方 iOS APP

TOP
agree
1
disagree
0
183#

比赛开场哨响,观众都收住了声音,坐回座位上,场上刚一开球,球员就散开,原地滑一圈,没有打下去,应该是什么动作犯规了,重新开球。看得出,场上场下大家都有点沉不住气。
周朗庭眼睛紧紧盯着场上,一点余光都不匀出来。再开球,周朗庭的眼睛跟着球和击球的人,在两侧场地来回转。
这一轮,每次打的回合多了,经常球被打到边线上,一群人冲过去抢,球也找不到了,球杆是谁的也分不清楚,就看到几个穿的非常厚实、戴着头盔的人挤在一起,艰难的找个空间用球杆拨动球。有时候球杆碰到球了,但是因为大家的身体手臂都卡在一处,挤的动弹不得,就看到几个球杆一起在戳球,球却没有动力从人群里面飞出来。
到了这个时候,双方的球迷就开始骚动,有些会喊自己队进攻球员的名字,有些就几个人组成一个小队叫着有韵律和节奏感的口号。
Molly也会和她旁边的两个球友一起喊,大部分时间芬兰语,时不时的也会喊队员的名字。思齐会好奇的转头问,“你怎么知道现在是谁在打?”
“唔,看球衣吧,不过我也不是都记得住,毕竟场上那么多人。就是防守的时候叫防守球员的名字,进攻的时候叫进攻球员的名字。叫错了没关系,就是一个鼓舞士气。”
说话间,蓝队抢到了球,一记猛击,球朝对方球门飞过去,一群人飞速的滑动,瞬间堵住了黄队的半个场。黄队拼命的抵抗,大部分人马都压过来,球被包围的水泄不通,真让人担心那个离球最近的人大概已经被挤成一片薄饼。大家都在挥球杆,但是都打不到球。拥堵了足足五分钟,才有一个小个子球员带着球从人群中冲出来。

“现在喊什么?”思齐瞪大了眼睛问。
“喊进攻。”周朗庭道,然后噌一下站起来,用英语喊,“进攻,进攻!”
周围的人一愣神,也纷纷开始给自己的队伍助威,黄队用芬兰语叫一声,思齐就跟周朗庭用英语叫一声,形成了一种语言环境。反正大家各自也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各管各,叫的起劲。小个子带着球,灵巧的穿越了层层涌上来的人肉防线,居然一下子挥杆入球。当周朗庭用英文叫着进球的时候,思齐顺便用中文叫了一声好球!
进球的球员朝观众席挥挥手,蓝队的球迷哗啦啦的站起来,灯光下一片蓝色,把黄色压了下去。思齐兴奋的原地跳动,“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果然北极球队打冰球水平绝顶,”周朗庭道,“这种距离的传球跟玩一样,打的太漂亮了。”
“人家从一岁半就开始滑冰了,先会溜冰再会走路的。”思齐打趣的说。
“你怎么知道一岁半就会了?”周朗庭诧异。
“她们教我玩雪橇板的时候说的。”
“你学会了吗?”
“学会了,在一头扎进雪地里,和摔了很多次以后,学会了。现在基本能从山顶滑到山脚了。”
“你在拉普兰的日子过的还挺开心,骑车滑雪看比赛……还有那么多朋友天天去你家玩。”
“不不,乡下么……只有那么一点玩的……”
“你还真能找地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一个人从大城市到这里来了?住山上,又是画画又是享受生活,也不着急回去……哎,我突然对你的来头很好奇,通常没有人会像你这样……我很想知道你到这里来的目的是什么。”周朗庭的眼睛从场上收了回来,仔细的看着思齐,很认真的在思考他自己提出的问题。

为什么从大城市到这里来?思齐很久没有去想,都快忘了,那天她买了张机票,到了拉普兰,又租了个车,一路滂沱大雨,车爆胎,她在雨里换轮胎,差点撞到鹿,差点开到海里,然后来到这里,在这个小木屋住下。她都快忘了她原本想要去忘记的很多事情。

一走神,场上又热起来。

黄队换人,也换了个灵巧的小个子,上场热身,三步两步就从球场这头滑到那头,那速度跟赛车一样快,突然一个刹车,原地稳稳站住,又转了一个圈。

周朗庭道,“他们换战术了,我们村又要被搞懵了。”

蓝队也换人,换上来一个并不魁梧,也不灵巧的,上场热身,懒懒散散的原地滑了几步,朝观众席笑笑,隔着头盔都能看到门牙。两队观众各自吹口哨给新上场的队员鼓劲。

比赛再次开始,双方不在堵球,而是尽量都通过绕开人进入对方的领地。两种颜色相互穿插,就看到队员嗖嗖的到处窜,传球显然多了起来,球像是纺织机上的梭子,这头跑到那头,那头跑到这头。

双方都在进攻,防守,每个球都胶着好几分钟,打了大概大半个小时,蓝队以一分领先,赢了这场。

周朗庭去给大家买了啤酒来,几个杯子被放在一个长木条上端回来。坐下的时候,周朗庭郁闷的说他的卡被银行停了。思齐说拉普兰是不能用卡的。周朗庭说不是,有个供货商是从别的地方来的,手机上带了个刷卡器;周朗庭好奇之下就去刷卡,结果划完了就被停了,原因是电脑算出来说他的地理位置不对,按照他平时的活动范围计算,他完全不可能在北极。

他郁闷的说完,思齐想笑,又忍住,但是忍不住又笑了出来。在北极,听上去是不可思议,也不能完全怪电脑。其实她觉得自己在北极住了几个月,也是以前不敢想的。

她笑的周朗庭满脸尴尬的时候,Sophie来了。Molly也坐过来,问Sophie怎么这么晚才来。Sophie说她一直在后面,借着跟啦啦队搬东西的机会,“终于搞定了”。
“搞定什么了?你是说Amy吗?”思齐兴奋起来,“她什么时候上场?”
“什么时候上场我不知道,但是我和Sharon两个人费了很大的劲,终于搞定了。她一定能上场的。”
“太好了,”思齐差点没叫起来,“这可是我们的第一个梦想成真。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需要实现的梦想,今天就是Amy之夜!”
“什么?”周朗庭喝着啤酒,不解的问。
“我不是刚才告诉你了嘛,我们当中的有个人要上场,等着!”

开场哨响,两队排齐,开始对峙。

观众已经喝的七七八八,完全没有刚开始的矜持,索性开始又叫又唱歌,还有送飞吻的。

“你们拉普兰人不是热水瓶吗,炸瓶胆了?”思齐问。
“喝醉了就不是热水瓶了,成热水袋了,里里外外都热了。”Molly无奈的说。大家都笑起来。

比赛刚开始打了第一个球,黄队就连着换了两个球员。蓝队还是按兵不动,继续原来的打法。
《纽约单身日记》,《婚礼策划师》,《不谈感情》都在微信公众号里连载,搜索添加“威廉士堡变奏”。我们在新地方见哦。
TOP
agree
0
disagree
0
184#

楼主,我就想来表达一下对你的感谢和崇拜。

我算是你新入坑的粉丝,偶然间点进来这个帖子,就一发不可收拾,速度追上之后,又去翻你之前写的来看,这几天恨不得不吃不喝不睡把《不谈感情》和《纽约单身日记》看完啦(你在帖子里贴的《婚礼策划师》点进去已经失效啦,没看到)。看完纽单特别感动,我知道你已经收到了很多关于你的文笔,情节,语言能力,故事结构的赞扬了,这里我就不赘述了哈哈(真的很棒)。我觉得你的细节描写真的特别到位,太赞了!通过你的分析,让我在看的过程中想通了很多事情,也对自己的心理状态和生活有更多了解,所以真的真的很谢谢你。

特别羡慕你的朋友们,能和你hang out聊天真的太有意思啦。超想和你交朋友!

---发自Huaren 官方 iOS APP


syeira1224 发表于 12/18/2019 8:47:23 PM 小说 《北纬37.5度》 2020/7/5 大结局-184楼


感谢你这么高的评价!真的,听了好开心。来纽约的话,可以找我玩!
《纽约单身日记》,《婚礼策划师》,《不谈感情》都在微信公众号里连载,搜索添加“威廉士堡变奏”。我们在新地方见哦。
TOP
agree
0
disagree
0
185#



感谢你这么高的评价!真的,听了好开心。来纽约的话,可以找我玩!


maonvlang 发表于 12/18/2019 11:17:41 PM 小说 《北纬37.5度》 2020/7/5 大结局-185楼


必须的呀~我去纽约就请你吃饭~

看了你纽单之后我真的有仔细思考心理健康这件事情。我有去看过我们学校的心理咨询,但是对方是学心理的学生,感觉是在给他们练手哈哈,主要也是我讲讲讲,后来也没去了。等我settle down之后,要定期去看看专业的咨询师了。然后我也想以后有空了修一些相关的课程,现在对这一行的兴趣非常浓厚~我一直自认为我是经常会自我审视的类型,似乎童年也没受到过什么创伤,但是现在也慢慢意识到我还是有心理上的问题的。所以真的是很感谢你。

刚刚也关注了你的公众号~~现在写的这篇也超级好看,持续期待你的作品!
TOP
agree
0
disagree
0
186#



必须的呀~我去纽约就请你吃饭~

看了你纽单之后我真的有仔细思考心理健康这件事情。我有去看过我们学校的心理咨询,但是对方是学心理的学生,感觉是在给他们练手哈哈,主要也是我讲讲讲,后来也没去了。等我settle down之后,要定期去看看专业的咨询师了。然后我也想以后有空了修一些相关的课程,现在对这一行的兴趣非常浓厚~我一直自认为我是经常会自我审视的类型,似乎童年也没受到过什么创伤,但是现在也慢慢意识到我还是有心理上的问题的。所以真的是很感谢你。

刚刚也关注了你的公众号~~现在写的这篇也超级好看,持续期待你的作品!

syeira1224 发表于 12/18/2019 11:30:58 PM 小说 《北纬37.5度》 2020/7/5 大结局-186楼

楼主绝对是professional水平的,我都跟好几年了。
TOP
agree
0
disagree
0
187#

回复 183楼maonvlang的帖子

催一下,想看。。。。
TOP
agree
0
disagree
0
188#

好吧,我知道《不谈感情》还没写完,可是《北纬37.5度》实在太应圣诞节的景了,忍不住要写出来,《不谈感情》会在情人节左右完成来应景。








maonvlang 发表于 11/29/2018 3:36:04 PM [url=https://forums.huaren.us/showtopic.aspx?topicid=2364200&postid=79183718#79183718][/url]


楼主,long long long ago,  in a galaxy not too far away, a story was started,,,表情
[IMG]http://www.huaren.us/sqlbbs/uploadfile/200412715265947715.gif[/IMG]
TOP
agree
0
disagree
0
189#



楼主,long long long ago,  in a galaxy not too far away, a story was started,,,表情

lan_baba 发表于 12/29/2019 7:17:56 PM 小说 《北纬37.5度》 2020/7/5 大结局-189楼


表情
《纽约单身日记》,《婚礼策划师》,《不谈感情》都在微信公众号里连载,搜索添加“威廉士堡变奏”。我们在新地方见哦。
TOP
agree
0
disagree
0
190#

“对方着急了,”周朗庭轻声道,“开场就不停换人。”
“为什么?”
“可能想像第一场一样快速拿下,第二场被反超,完全就不淡定了。所以这场上场就换人,换体力好的,或者进攻猛的,总之一直在找可以突破的的口子。”
“那我们怎么办?”思齐听了周朗庭的解释,搞懂了一些情况,开始觉得自己队情况不容乐观。
“不能怎么办吧,大概我们都没人了,连医生都换上来了。“
“什么叫‘连’……医生打的很烂吗?”
“也还好,他就是不怎么换位置,而且没什么很大的斗志……”
“你那么说下去,我都觉得我们打不赢了。”思齐小声嘀咕。
“他们也不见得好哇,要是他们有把握就不那么换人了。”

两个人叽叽咕咕的讨论,场上打的水火不相容,不停的一群人围攻一个小小的球,堵在一个地方,进不得出不得。一会儿犯规,一会儿又吹哨。聚拢了又散开,又继续开球。

Molly拿胳膊撞了撞思齐,“哎,思齐,刚才你不是问我那个鱼吗?他们,就是跟我一起喝啤酒的那两个,说今年这个鱼很少,能拿到市场上卖的基本上没几个人。他们昨天在酒馆里吃饭的时候都没买到。你为什么突然对这个感兴趣了?”
思齐刚想回答,就听到球场上哄的一声,蓝队进球了。穿蓝色衣服的人一股脑都从座位上起来,转身蹲下,敲自己的椅子。
“说来话长,”思齐飞快的回答,“还是跟周朗庭在这里找圣诞老人有关。”
周朗庭转头大声道,“这个球简直是飞来神笔,一杆从自家的球门前打到对方的球门里,是我见过最绝的一个进球了!”
“谁打的?”思齐问。
“中锋,谁?看身高,铁匠或者欧力?”周朗庭问Molly。
“大概是铁匠。欧力不会来参加娱乐性的比赛的。”
“他不是上次去了圣卢西亚节吗?”周朗庭不解,“拔河没他赢不了。”
“圣卢西亚节是宗教节日他才来的。平时他除了捕鱼从来不出门,也不说话,大家都知道他性格怪异。”
“好吧,那铁匠还是打的很好的,出乎意料。刚才医生在旁边挡着对方后卫也很漂亮,他那个随随便便的滑来滑去真是障眼法。”
“现在几比几了?”思齐问。
“5比6,大半场都过去了,还剩没几分钟了……”
“什么?”思齐叫起来,“只有几分钟了,Amy呢?”她转身瞪着Sophie和Molly,“她什么时候上场?”
Sophie不知所措的答道,“具体什么时候上场她们没告诉我。我只是在啦啦队那边,和Anya一起跟Sharon的哥哥聊天,Sharon一个人在里面帮忙。她说具体的计划只有她跟Amy两个人知道,否则就搞不定了……”
“那后来呢?”大家都有些着急的追着问。
“后来Sharon说我完成任务了,就叫我回到观众席上。”Sophie如实回答。

场上一声欢叫,两队拉平了分数,6比6,还剩下3分钟。整个观众席都坐不住了,蓝色的和黄色的都开始唱队歌,喊口号,吹喇叭。闹成一片。

“我的天,果然太精彩,平时看到的比赛一场都进不了一两个球,这次居然都6:6了。这拉普兰人打冰球太好看了。”周朗庭说完,看到思齐还是坐在位置上,一点没有刚才的兴奋,“哎,你怎么了?”
“我担心么,比赛倒是其次,Amy上场才是关键。”
“为什么她一定要上场?”周朗庭话没说完,对方又进一球。
“因为……说来话长,我们几个说好了相互要帮对方实现愿望,Amy的愿望就是打一次冰球比赛。”思齐回答道,说着话,蓝队进了一球,比分又拉平。
“那你的愿望是什么?”周朗庭也不管场上已经热到水要烧开锅的境地,一本正经的看着思齐。
“我的愿望……不能告诉你。这是我们几个人的秘密。”

场上,突然一个蓝队队员,连人带球直接冲入对方的禁区,几个黄队的前锋中卫怎么拦都拦不住。就看到那个队员左躲右闪,灵巧的像个丛林里的兔子,一眨眼出现在这里,一眨眼就跳到了那头,从人的身前、胳膊下、转弯处一溜滑过。

“那个是医生吗?刚才一直没动,一动起来就那么快。”周朗庭嘀咕。
“看不清楚,他们几个一跑起来,谁是谁根本分不清楚。现在几比几了?”
“8:7,对方多一个球。”周朗庭焦急的看着场上,“还只有一分钟了。”

随着蓝队带球,观众席里各种叫喊,吹口哨和敲椅子的声音,震得整个体育馆空气里的分子都在一片沸腾。空气里荡漾着冲动,激烈的情绪,和时刻准备为自己队获胜而点爆的火药。一时间,紧张,加油,烦躁,融合在了一起,以至于这最后一分钟,场上的任何一举一动,一个挥杆都引起地震海啸般的轰鸣。

Molly加入了这场观众席的狂欢,跟旁边的两个人兴奋的挥舞着手臂大声用芬兰语叫喊。周朗庭完全没有了文质彬彬的样子,额前的一撮头发被他自己抓到老高竖起来,眼里冒出火星。思齐也不管不顾的站起来,一起盯着场上的蓝队,紧张的手里直冒汗。

蓝队和黄队队员到处碰撞到处躲闪拦截,只看到一根球杆一挥,球飞起老高,划了一个漂亮的弧线,划过众人的头顶,带着众人仰望的眼神,没有一丝犹豫的进了黄队的门。

就听到一声尖利的哨响,喇叭里响起一个男声,芬兰语,沉稳,苍劲,有力。

“这是?”思齐看着周朗庭。
“打平了。”周朗庭抹了抹脸上因为激动冒出来的汗,转身抓紧思齐的肩膀,“我们追上了!”然后又伸出手臂,像周围所有人一样,在空中挥舞着乱喊,“进球了,进球了!”不过瘾,又一把抓起思齐的手,拉到空中一起挥动,“进球了!”

那个喇叭里的男声即使再沉稳,也透露出了抑制不住的兴奋,用一连串芬兰语叽里咕噜的说着什么。

“现在是加时赛吗?”周朗庭问Molly。Molly喝了一大口啤酒,摇头,“不,我们没有加时赛,打平就是两个冠军,要颁奖了。”
“太好了!”周朗庭攥紧拳头挥舞了一下,大声道。

场上的队员们轮着滑弧线,到场边跟观众们招手。思齐虽然为了赢球兴奋,却也并没有很高兴。Amy没有出现,球已经打完,不知道她该有多失落了……其实思齐本来也不是来看比赛的,只是为了Amy出场而助威,整个比赛都没看到她,随着哨响,也吹灭了她们的第一个想帮助达成的愿望。欸,思齐轻叹了一声/

场上的队员拍成开赛时的两条直线,所不同的是,这次是前后排好,面对场外。

喇叭里的男声说着芬兰语,宣布着这次比赛的获胜者,分别是两个队。观众们起身喝彩。

音乐声中,两队的队员逐个脱去头盔,向观众执意。黄队从第一个前锋开始,每次播音员念一个名字,队员脱下头盔,向观众挥手,观众里穿黄色队服的人群便哄的一声全部站起来,变成一股涌动的波浪,亮黄亮黄的一片,潮水一样的声势浩大。

轮到蓝队的时候,播音员依次报球员的名字。果然,前锋是Henry,他脱下头盔,向观众致意的时候,场上所有的蓝色队服哗的站起来,大声呼喝吹哨,Sophie兴奋的脸都红了。然后是铁匠,医生……报到Sharon哥哥名字的时候,那个灵巧的小个子队员先是没有动,然后播音员又报了一遍名字,又催了一遍,那人才缓缓摘下头盔,滑到场前。全场霎时安静了。那个球员是Amy!她淡金色的长发,俏皮的鼻子和微翘的嘴唇。见到完全哑然的人群,她不知道是该挥手致意,还是该退场。一时间呆呆的站在场边,任由灯光打着。

思齐不敢相信,那个一直在灵巧进攻的队员竟然是Amy,Amy竟然一直在场上!是的,女孩们帮助她完成了心愿,她用自己的球杆打出了最后一个进球,她让Levi村成了拉普兰今年的冠军球队之一。

思齐又是高兴,又是激动,不顾周围的人,三步并作两步,跑下观众席,冲到观众席和场地的围栏前,大声喊道,“Amy!好样的!好样的!”她一面喊,一面激动的快要掉眼泪。

Amy愣了一下,借着场上的灯光,看清楚了是思齐,眼睛也红了,缓缓的举手,朝着她致意。

观众席响起了掌声,开始只是轻轻的,然后越来越响,Amy仿佛被鼓励了一样,转身朝观众席四周开始挥手。Molly和Sophie也赶到了,跟思齐抱在一起,使劲的朝Amy挥手。掌声如波浪一样越来越汹涌,有人吹口哨,有人用芬兰语叫好。Amy昂起头,像别的所有的队员一样,在场上骄傲的滑了一圈,回归到队伍里。

“太棒了,我太高兴了!”思齐抱着Molly和Sophie,原地不停的跳跃。
“所以她们开始让我跟Sharon的哥哥聊天,就是为了让Amy换上他的队服。”Sophie笑了,露出好看的一排牙齿。她的眼角有点扬起,像只调皮的小狐狸,但是笑起来,却总是那么的单纯。
“嗯,”思齐点头。
“原来Sharon把她哥哥牺牲掉了,”Molly有些哭笑不得,但眼里却还是很得意的,“怪不得她那么胸有成竹。”

场上颁奖,几个女孩回到座位上还是抑制不住的喜悦。
“所以Amy是从一开场就在打了。”思齐说。
Sophie点头,“应该是的,现在是但愿Sharon的哥哥不要生气。”
“不会,”Molly一摆手,“拉普兰的男人还不至于为了那么点小事生气。”
“万一他也是训练了很久呢……”Sophie说。

“你们几个开心成那样,”周朗庭又从外面端了好几杯啤酒进来,“Amy的愿望实现了,干杯!”
大家捧杯以后畅饮一口。
“对了,思齐,你的愿望虽然不肯告诉我,可是,”他转眼看了看Molly和Sophie,“可是她们可以告诉我,有需要可以尽管来找我。”说完,朝另外两个女生挤了挤眼。Sophie立即就笑了,“可以可以,你应该帮得上。”
《纽约单身日记》,《婚礼策划师》,《不谈感情》都在微信公众号里连载,搜索添加“威廉士堡变奏”。我们在新地方见哦。
TOP
agree
0
disagree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