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

我们的二十年, Dec18 更新

我叫慕容观,观,出自周易的一卦。如同我哥叫慕容谦一样。我有个绰号叫老实和尚,缘自老实和尚不老实一语。和尚动了色心是在好多年前的那个夏天。那时我高二,正值青春。

那天下午,我坐在操场旁边的长椅上,太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煞是惬意。我的很多重要决定都发生在这样的好天气里。

我身边是无花,我们在椅子上看着操场中的众妹子,一蓝衣妹妹忽然闯入我眼中,刹那间我体会到了什么是惊艳。

我问无花,那是 who?

“新转学来的,在三班,叫叶萌。”


“我喜欢。”


“汝泡之?”


“善!”



一个月后,叶萌成了我的女朋友,我总结了下我的成功经验:但凡纯情的漂亮妹子,尤其是自认聪明的,对我这样游手好闲的家伙都颇为好奇,同时又高估了自己的免疫力。如同初次尝试毒品的人,只弄个欲罢不能。



高考结束,我和叶萌去华东一带闲逛了半个月。之前,我曾在《滚滚红尘》取景的那片白桦林中亲过她,尺度仅限于此。



南京,六朝古都,我领略到繁华过后,一切都将成为历史的尘埃。颇感人生苦短,故,要及时行乐。那晚,我把持不住,或,压根就没想把持。

华东一游,偶印象最深的是:西湖很美,上海很大,还有,宾馆标间的床够宽,足以容下两个人。



呃,以上是我十几年前码的一本小说(已太监)的开篇,引用在这里,是要阐述一下我在青春期的爱情观:一个突然闯入我视野的妹子,让我眼前一亮,接下来自然而然产生的那个东西,叫做爱情。



生活不是小说。



本文的我们,是我和我老婆。



我和我老婆相识于1999年的十二月九号,小猪编年史的一二九运动。



我和我老婆是通过相亲认识的,很不浪漫的开始,十几年前我码过一篇《偶和偶LP》,首发西西河,华人这里也转过。



前几天,是我和我老婆相识二十周年纪念日,我闺女学习忙,时间紧迫,于是我们在家附近的一家湘菜馆吃了一顿,算是庆祝。回到家,闺女窝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做功课,我和我老婆偎依在客厅的沙发上,墙上的电视里面正播放一部网红小说改拍的电视剧,我们俩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权当那是背景音乐,注意力大多在刷手机,雪球趴在我们不远处的地毯上睡得很香甜,所谓岁月静好大概其就是这个样子。



我转头在我老婆脸上亲了一口,她波澜不惊。



我问:“媳妇儿,你说我从认识你到现在,亲了你怎么的也有一万下了吧?”


“你无聊不无聊?”


“咱俩都认识二十年了!”


“……”


“嗨,你就看你的脑残文吧,我得把咱俩这二十年归总一下。”



一切还要从二十年前的十二月九号说起。



人,要信命,更要信缘。我还在上大学的时候,我哥带我去算命。那个大姐问我要算啥,还能有啥,姻缘啊大姐!大姐说我会在我二十六周岁的时候遇到我的老婆,之前,千舟尽过,不留一帆。


然后我就毕业了,投身祖国的水电事业,先是在白山黑水间游荡了几个月,97年初援藏,在海拔四千二百米的地界当水电工程监理,一干就是三年,转眼就是99年,我二十六周岁。



那年夏天,我老妈在一次老友聚会上闲聊间说自己的儿子没正事,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一个阿姨就说,她的大学同事里面有个女孩很不错,要不要安排一下相个亲?于是安排相亲。



然后就到了十二月初,现场的监理人员陆续下山,我跟总监打了个招呼,第一批回家。在成都转机的时候我歇了一天,去春熙路花差花差,晚上准备打车回双流机场,硬是没有的哥敢接活,那时候我扎了个马尾,穿了件脏兮兮的麂皮夹克,一口东北话,活脱脱的一流窜犯形象。呃,我可是马上要相亲的人,于是我在成都找了家发廊,理了个发,第二天清清爽爽的回家。



然后就到了十二月九号,相亲那天,我妈带着我去那个阿姨家,我老婆和她妈下班后一起,也去那个阿姨家(她们娘俩在同一所大学工作),丈母娘,老婆婆,一块都亮相,挺好。话说我那时候刚从高原回来,从缺氧状态一下子过渡到氧中毒状态,大脑反应比正常人慢半拍,面部表情有点天然呆的样子,我丈母娘觉得我好憨厚,挺满意。我妈一见我老婆,立马喜欢得不得了,人漂亮,个子也高,还在大学上班,这样得儿媳妇去哪里找?



两家长辈都在,我当时也没好意思盯着我老婆仔细看,反正觉得她很漂亮就是了,我老婆对我倒是观察了个仔细,第一印象,那厮咋有点娘炮啊,妹子,我那是帅好不好!



我老婆没太看上我,我丈母娘劝诫她不要只见一面就下结论,反正学校要放寒假了,闲着也是闲着,再接触一下。于是第二次接触。



我们第二次见面约在文化广场,我自然要提前到,长春,这个叫春的城市,特么的根本就没有春天,冬天倒是极冷的。可怜的我穿了件风衣,薄薄的羊毛内衬根本就抵挡不住寒气,我老婆到的时候,我已经被冻的半死,我说:“天挺冷的,咱就别逛了,我请你吃饭吧,你想吃啥?”



“冷面。”



我老婆真不是故意调戏我,她那天就是想吃冷面了。于是我们去一家叫做Papas的韩国小馆吃饭,饭菜口味不说,店里面真的温暖啊,业界良心!



吃饭的时候我们俩就闲聊,我这个人,优点不多,渊博算是其一。我老婆跟我聊了一下午,觉得这厮还是很有趣的。于是继续接触呗。



话说99年,上网的人不多,自然还没有牛人总结出来男女的相处之道:若她涉世未深,就带她看尽人间繁华; 若她心已沧桑,就带她坐旋转木马; 若他情窦初开,请为他宽衣解带; 若他阅人无数,请为他灶边炉台。呃,话说另有牛人指出旋转木马其实是一种体位。纯良如我,对这些自然是不清楚的。那时候我援藏回来,年假有几个月,比我老婆的寒假还长,于是隔三差五的约了见面。然后感情升温,2000年2月11号,我们相亲之后两个月零两天,一个充满了2的日子,我第一次亲了我老婆,小猪编年史的211工程。过程稍显混乱,结局很是圆满,我先前写过,这里就不啰嗦了。



初吻后不久,这天我和我老婆在重庆路逛街,我忽然停下脚步说:“宝贝,你带身份证了么?”



我老婆瞟了一眼不远处的香格里拉酒店,警觉道:“你想干啥?”



我顺着她目光一看,暗自哀叹,纯良如我,纯良如我,妹子,你把我想得如此不堪,叫我情何以堪?我当时怒道:“你想啥呢?我有那么败家么?开房咱也不能去香格里拉啊!”



我老婆听了正要发怒,我连忙向旁边一指:“look!天天通讯!手机的干活!宝贝,我准备给你买个手机,当然,话费你自理,身份证是要开账号的。”



我老婆听了连忙推辞,说这要是让她爸妈知道了,可不得了,太贵重。我说,托词我都替你想好了,就说我们当监理的物质奖励,我自己都有手机了,就转手送你了。我老婆闻言说:“你咋瞎话张口就来啊?太可怕了!”



我“……”



话说那件事情过后19年,就是今年的一天,我闺女说准备给自己起一个middle name, 她让我给点建议。我说,这个middle name 呢,可以标榜一下本人的某项优良品质,以我自己为例,虽然呆帝身上的闪光点很多,但是我一向以自己诚实为荣,所以如果我选一个middle name,我会选honest。闺女听了深以为然,说自己就叫honest junior 好了。我老婆在一旁一口水呛的眼泪都出来了。


未完,待续,二十年的回忆呢。

最后编辑宝贝小猪 最后编辑于 2019-12-18 09:27:54
TOP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新浪微博 复制到剪贴板
agree
2
disagree
0
2#

哇,才子赞一下,请继续
TOP
agree
0
disagree
0
3#

写的真好。岁月静好的感觉。
TOP
agree
0
disagree
0
4#

哇,才子赞一下,请继续
marissa 发表于 12/12/2019 2:58:03 PM 我们的二十年, Dec18 更新-4楼

TOP
agree
0
disagree
0
5#

写的真好,期待后续

TOP
agree
0
disagree
0
6#

我们的二十年

写的真好!同是长春人 文化广场 Papas 太亲切了!
TOP
agree
0
disagree
0
7#

赞一个! 重庆路逛街, 想起大学时候!
TOP
agree
0
disagree
0
8#

我们的二十年 (二)

继续回忆

那天我给我老婆买了个诺基亚的3210,一千多人民币,回家后她也用我提供的托词蒙混过关,皆大欢喜。接下来我们两个隔三差五的约会,逛街,看电影,吃饭,很是嗨皮。

然后,有一天,我们在一个小饭店吃过晚饭,我老婆忽然很严肃的对我说:“你知道么,你挺会哄女孩子开心的。”

巨大的求生欲让我连忙否认:“别乱说,我要是有那技能,遇见你之前早就不能是单身了。”

“正经点,我有话要跟你说。”

“你说你说。”

“这些天跟你相处,我觉得很开心的,也想继续下去,不过有一件事情必须告诉你,结婚以后我不想要小孩。”

“……”看她认真的样子,明显不是在开玩笑,我竟是无言以对。

我沉默了一会儿问:“这事情没商量的余地?”

“没有”

“为啥?”

“养孩子责任太大,我承受不了。”

话说我们俩相亲不久就是新年,两个人都去对方家里吃过饭,她妈妈是大学老师,爸爸是已退休的部队老干部,还有个弟弟在上大学,很美满和睦的家庭,听她的话,为毛让人觉得她的童年很凄惨的样子?

她看我不说话,又说:“咱们俩现在感情还没那么深,因为这件事分开伤害也没那么大,我觉得你需要好好想想?”

我说好吧,我先送你回家。

打车把她送到军区大院,路上谁也没说话。然后我回家。我在车上那叫一郁闷,我特么的快27了,好不容易碰上个真心喜欢的妞,就是想简简单单的谈个恋爱,结个婚,生个娃,然后嗨嗨皮皮的把这辈子混过去,就这点朴素的愿望都不能被成全,而且情节整的比琼瑶剧还狗血。

一路糟心的回到家,脑袋里面回放的都是这些天跟我老婆四处没心没肺的嗨皮的情节。不甘心。我自己在房间里憋屈了许久,然后拿起电话打给我老婆。

她说你到家了?我说嗯。然后两个人都无语。

沉默了好一会儿,她哭了,说:“我明白了,你不用说出来。”然后挂了电话。

我楞了一会儿,回拨过去,她接起来,泣不成声。我说:“你特么的明白个六饼!我是要告诉你,我不要孩子了。”

我老婆哭着说:“你想清楚,我不想你以后后悔。”

我说:“想清楚了,不要孩子也挺好的,没牵挂。”

她沉默了一会儿说:“要不明天咱俩见个面,我请你吃饭。”

我说好啊,挂了电话,没忍住,眼泪流下来,心疼,为她,也为自己。

第二天她请我吃饭,大世界肥牛。经过前一天那么一闹腾,见了面我们俩都挺不自在的。就坐之后,我问她:“知道为什么饭店有肥羊,肥牛,却没有肥猪么?”她不说话,我说:“因为肥猪在吃肥牛啊!”

笑话冷,气氛也有点冷。

点好菜,火锅、调料就位之后,肥牛、青菜上桌之前,我老婆用筷子搅拌着调料,问我:“你真想好了?”我说:“想好了!”

“那你家里那边怎么交代?”

“就跟他们说我有病,不育!”

我老婆停下筷子,我抬起头逗她:“宝贝,咋没个表示啊?按照剧本你不是应该感动万分,以身相许么?”

她梨花带雨:“你咋瞎话张口就来啊?!”

码字到这里好难受,说点开心的。

话说这件事情过去几个月之后,我们结婚之前,一次耳鬓厮磨之后,我老婆忽然对我说:“呆子,要不我以后还是给你生个孩子吧。”

我说:“宝贝,这又是闹的哪一出?”

她说:“少年,按照剧本你不是应该感激涕零,欣喜若狂么?”

我说:“我觉得你以前说的很有道理,要孩子责任太大,以后咱们俩过日子挺好。”

我老婆一脸鄙视,说我上赶着不是买卖,然后又说她妈妈最近对她旁敲侧击的,让我们俩别弄出人命来。我闻言哀叹:“我老妈那边也是一样啊,你说咱们俩清清白白的谈个恋爱,纯良如此,竟被她们如此揣测,叫人情何以堪!”我顿了一下,接着说:“宝贝,要不咱们就响应一下群众的呼声,来一发?”

“滚犊子!”

未完待续
最后编辑宝贝小猪 最后编辑于 2019-12-17 09:36:16
TOP
agree
0
disagree
0
9#

太甜蜜了。就是我想象中恋爱的样子。:)
TOP
agree
0
disagree
0
10#

感觉好幸福
TOP
agree
0
disagree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