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

《宿兽》 第一卷

引申
----曾以《宿兽传》和《道何谓》在微信上的小程序“第二空间”和“创世中文”上发表过。
但最后发现还是用点题比较让阅读者理解,故用《宿兽》此名来发表。
闻東汝/森林书仁
2019年8月20日美国明尼苏达(更新于4月2020年)
《宿兽》之 《绝种》
第一回
”意外之客“
2019年的春天刚刚来到,才暖了几天,无情的北风又刮起。中午的时分下起了雪,不够几个小时就3英寸多雪了,让刚缓缓开始暖起来的大地也懵了。
不过这就是明尼苏达州,一个被称为万湖之州的地方。
它的名称不少,什么万湖州,美国的北方之星,密西西比河的源头………,但又有谁记得,这里长达半年都下雪的地方,曾是狼族和它们引以为傲的国度?
梅烙刚刚把自家的车道上的雪铲干净,小镇的铲雪车轰隆轰隆地开来,把马路上的雪又推到车道接近马路的地方,以梅烙那爱干净的心态(OCD),是要准备回头去再清理清理的。
可就在他转身去清理那些像是意料中的“来客”时,只见一个身上带着许多伤痕,衣服划破零落的人,就站在那些刚刚被推进车道上的雪中。
这意外出现且带着伤的来客,让梅烙心里‘咯噔’了一下,因为从他小时候,梅烙夫妇就看着他长大的。
他的名字,像竖立在山峰顶上一把孤独的刀刃,任凭风吹雨打,日晒冰霜。但在人间的他一点都不孤独,起码在他的养父母面前。
他是锋刀。
梅烙看着峰刀,峰刀也看着他。
天上下的雪慢慢变少了,峰刀身上的伤痕也在慢慢愈合着,梅烙当然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他没做声,只是向峰刀招招手,示意他可以进屋。
外面是冷,但屋里的暖气还在开着,比外面时常变幻不定的天气稳定多了。
梅烙把身上的湿衣服脱了下来,晾好在衣架上,而峰刀还是站在玄关的地方。这时梅夫人也闻声从楼上走了下来,她看看自己的丈夫,又看看峰刀……
梅烙这时已经坐在餐桌旁,就在那开放式的厨房旁,而峰刀还是一动不动地原地站着。梅夫人见状,什么都没说就把峰刀拉到餐桌旁,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坐下,就坐在梅烙的对面。
从峰刀的出现到大家都坐下后,没人讲过一句话,因为他们都太了解对方了,都知道故事是需要时间去酝酿的……
两个男人安静地坐着,在干燥暖气中,见状,白玉就转过身去备茶。
终于,峰刀是第一个说话的,正如梅烙夫妇的经验,意外的来临总是有意外的理由,不过峰刀的理由在他的话里也太让两人意外了。
峰刀:“您们知道宿令魄和兽魂晶吗?”
两人听后都点了点头,他们当然知道,而且梅夫人白玉特知道那些是什么。
峰刀有说:“我拥有它们,而且是我自己缔造的,我的兽晶是蓝色的!”
这一下道来,梅烙两夫妇都愣住了,定住的身体屏住了呼吸。
峰刀见状苦笑了一下,用手指摸着自己的伤口,抬头看看夫妇两,好像把一件重要的,憋不住的秘密讲了出来。好像说完以后自己的伤口会愈合的更快似的,但夫妇两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
终于梅烙讲了句话:“你知道当年按照从第一批二十八宿中选出来的十二兽,他们本来亦只有兽魂晶!后来三十三重天维度中的神道,花了很多的时间来研究出宿令魄。四兽圣再花了差不多的时间去融合二者,成为宿晶后才人形感合。在制造这最后乐土上的东方地表上,守护了整整十万多年。”
梅烙停顿了一下又说:“前几个文明过去得太快,令得几批十二兽圣的能力都开始动摇。你没看出你的义父义母这批兽圣在这百年间变得如常人一般,在时间扭力中变得苍老吗……?”
讲了一堆的梅烙还想继续讲下去,被一旁的夫人用眼神制止了。因为,峰刀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梅烙讲完,略带关心地看看自己的夫人。
梅夫人也开口了,不过她是问梅烙:“这小孩知道自己的身世和他义父义母的身份吗?”梅烙有点诧异地开口自己的夫人,又立刻会意地看着峰刀。
峰刀觉得:还是要先讲出这几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故事,好让面前两人来找出帮助自己的途径,和理清关系。
于是,峰刀就向二人娓娓道来:“梅先生知道我们所处的地方是明州,那您们知道这里的传说吗?关于狼的传说吗?”
梅烙点点头,梅夫人接着峰刀的话说:“你是想说,那当地信仰狼的印第安人族故事?”峰刀回看他两的眼神肯定了她的话,又说道:“那么这故事的真实性,你们有知道吗?”
梅烙开始有点不耐烦了,因为他只想快点知道:为什么峰刀会有他说的那两样东西?为什么峰刀会受伤?为什么他的父母没来?为什么峰刀还有时间在讲故事?
这是他自己活了那么久,都没有今天这么突然的烦躁和没耐心,可能他们看着这小孩的长大,他觉得这事情的严重性,已超出自己夫妇能掌握的程度。
自然而然的顾虑,让这位梅先生不自觉的烦躁不已,他好想把峰刀身上发生的一切变成影像,用播放器告诉自己,好让自己知道一切的来龙去脉。
辛亏有梅夫人在场。自古以来,都是雌性生物比较容易理解和有较好的耐心。
当梅夫人感觉到自己丈夫的气场开始变化,她用手握住了丈夫的手,示意他听听峰刀的故事。
就在梅烙快发无明火的时候,一直以来都对这梅先生带着敬畏的峰刀,却沉浸在他准备道出的故事中,完全没有去留意梅烙的表情,和自己现是身在梅烙家中似的。
峰刀开始讲述他自己两个星期前,一个傍晚发生的事。
那天傍晚,峰刀站在大Mall的玻璃顶上,脚下面是儿童游乐园。尽管时间不早,人渐散,店渐关,但峰刀还是不畏嫌疑地站在这里,刚刚融雪回春的天气让人心情舒畅,而且今晚是2019年的第一个满月。
峰刀身旁还有一位身着印第安人服饰的老人,老人正在忙碌着布置一个硕大的捕梦网。网阵是个狼头,狼眼正看这苍天,似乎在窥视和等待着什么,峰刀就站在这捕梦网的正中央。
待老人布置好了,峰刀就闭上双眼道:“老酋长,我可以开始了。”
那印第安老者拿出一根狼头烟管,一边吸一边身体开始舞动起来。那吐出的烟越来越多,越来越密,却一直围绕这圆圆捕梦网的周外。而变得浓密的烟雾仿佛变成了密云,缓缓上飘,好像在玻璃屋顶和天上的月亮中间,形成了一个捉摸不定的云阶。
随之,老酋长也开始在烟雾中低声吟唱起来,歌词悲哀,时高时低的歌声述说着狼与人类之间各种各样的故事。老狼唱着舞着,身法围着久而不散的烟圈转得飞快,最后只见老酋长身形的残影,定格于每下一个动作的后面。
老酋长祈祷没有停顿,峰刀也依然不动。
当这祈祷的仪式快到了后段,时间似乎变慢了。就在此时,天上的密云突然被打开了。一缕淡蓝色的月光从天上照了下来,不!是从月亮那发射过来。
那天上的月亮是多么圆,多么的蓝。那缕光显然不是折射太阳光而来,这时的月亮就像一个光源,而捕梦网就像一个指引,把光柱牢牢的锁在了这个位置中。
老酋长知道时间已到,他机不可失地跳进了光柱,因为峰刀在里面:老人要为他完成一个希望,也为自己找一个解脱。
本来像狼毛一般的印第安服饰,就留在光柱的外面。现在的烟云开始散了,但光柱的能量却变得越来越强,导致空气中的正负离子,与光柱间形成无数的电光,像光蛇般游走在光壁之上。
峰刀睁开了双眼,他面前有一只灰毛的老狼,狼眼闪烁着老狼酋长眼中一般样的灵性。
就在蓝色的光柱变得最强的时候,人和狼一起同时向天长嚎,声音震慑西周,光柱随着狼嚎而开始变弱且慢慢消失,化身狼的老酋长也随之消失了。一切又像恢复回原状,只是捕梦网被月亮玄光烙在玻璃上,而只剩一人的峰刀虚弱地跪在玻璃顶上。
在峰刀面前的空气中,正漂浮着一块六棱淡蓝色的玄光晶体,而峰刀的眼珠,已从灰褐色变成了宝蓝色了。峰刀知道这是玄晶已与他第一步的呼应,峰刀知道这晶体是他的希望,是老酋长用自己的生命换来的,所以,他要完成第二步。
只见他咬紧牙,拼了全力去用手捉住了玄光晶,然后再硬生生地塞进了自己的心脏。
因为晶体的作用力,肌肉和心肌的裂开,又强行的愈合,令峰刀再也承受不了这种巨变。他向月亮长嚎了最后一声,就这样晕倒过去了。
不久后,他是在自己的房间醒来的…,再然后,三天前在自己修炼的河边,被一个人袭击了,负伤的他在晕倒了,醒过来后就来找梅烙和梅夫人—白玉了。
峰刀把自己记得的一切,都告诉了面前的梅烙夫妇。
峰刀只能这样描述,因为有些细节,他不方便说。
后来的事情是怎样的呢?
原来当晚这一切,虽然对一老一少像是过得很漫长,也不过是一两分钟的事情。但这一切却引起高速公路对面机场的注意,因为空军基地也在旁边啊!奇怪的是,居然没有出现任何的行动?后来据说为大Mall报告原因是因为探照灯集中测试的结果。
其实这一切还是被一个路过的人注意到了。
就在峰刀倒下,光柱消失时,一条黑影瞬速地飞射过来。不过当这黑影来到捕梦网中时,一道白光比他更快地把峰刀给接走了,那白光向西南方向飞奔而去,还隐隐约约地发出类似马蹄的声音。
这个黑影,是墨鳞。
墨鳞诧异地看着那道白光,他不能忘记那么熟悉的宿兽能量。但他不明白,他就不明白,为何是她?那刚刚感应到一股新的宿兽能量又是谁的呢?
正当墨鳞要向那道白光追过去时,突然一股寒意直透背面心房,是杀气:一股透着非一般兽能的杀气。他顿了一下,亦没有去分析是何种兽能就一跃而起,斜斜地往另外一个方向飞去。
后来,墨鳞就真的为当时没有去分析,调查那带着杀意的兽能而后悔不已。因为,当时那白光的出现,实在太令自己感到惊讶。
且说墨鳞离开后,一直不停的飞奔,直到再也感觉不了那杀气,才转身凭感觉寻觅那白光一丝丝的残留。他要调查,要了解刚刚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会不会影响他这次出来要办的事。最后,他凭着感觉来到了一间中国餐馆的对面,那餐馆叫‘北平仙’。
峰刀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傍晚时分。
餐馆二楼的面积相等于楼下的面积,只不过这里就只有一张床和一张对着衣服的沙发。峰刀就躺在这唯一的床上,而房间此时多了一个人,一个银发亮如纱的马白纱。
马白纱看着峰刀摇着头,而峰刀却避开她的眼神,他没想要去解释。
马白纱打破沉默地说:“你被我们收养都有三百年啦?”
“不,是三百零九年四个月十九日。”峰刀回道。
“那你在我们面前还是个小孩!小孩就要学会耐心和耐性。”马白纱道,她边说边走到前窗。
看到窗外的同一时间,一个高大健硕的黑影,就站在马路对面看着这边,而且还开步走了过来。
这人就是墨鳞,他的出现让马白纱又是惊喜又是诧异。
她不希望他是来找峰刀的,又在心里窃喜墨鳞是不是来找她的,不过伤感又从心里升起,因为她已经是朱太太了。
五味杂陈的她还是立刻转过来,对躺在床上的峰刀打了一串手符,意思是要峰刀立刻到后院找老板来里面找她,而且要自闭气息。
峰刀见状,没有犹豫地平拍一下床边,一个平地穿堂式飞出后窗,然后轻轻地落在后院。他从来没有看过养母对他发过手符,他知道事情紧急,所以就按马白纱的意思做了。
只不过自己的身体还是有点虚弱,落地后还是感觉到心脏好像要开始撕裂一般的疼痛,随之一股甜甜的液体,要从喉咙向外涌出。峰刀是个硬性子的人,他硬把那血,吞了回去。
他回神缓过来,拖着有点沉重的脚步,来到朱十二的身后叫了声:“朱爸….马妈妈要见您”,然后就站在那里。
………………
他不知道老朱去了多久,他只知道自己站在后院看着天边的夕阳许久了。
直到老朱两夫妇从餐馆出来,老朱的叫唤和马白纱的摆手,他才作揖回房。就在他经过夫妇二人中间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两股暖能,分别从夫妇两人身上隔空传来,而且都是直达心脉,柔柔地滋润着自己的心房。他立刻按照平常的练习运功柔并这外来的两股能量。
当他来到自己的房间,后院突然升起一阵灰辉光影,他站在那里看着后院。
峰刀看见了老朱的六缭牙甲,明白了自己的微弱;
他看见了养父母之间的感情,感觉到自己还是在他们肩膀下被保护着;
他看见了墨鳞的离去,老酋长的不复存在,知道自己的方向要变得更清晰;
他看见了希望,一个带着人性的狼的希望。
那么,接下来要发生些什么?知道峰刀得到宿晶后的梅烙夫妇,会如何帮助峰刀?老朱夫妇和墨鳞之间会发生些怎样的火花呢?
最后编辑windfox 最后编辑于 2020-04-14 05:28:59
TOP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新浪微博 复制到剪贴板
agree
0
disagree
0
2#

欢迎lz!
快速增长魅力方法:
a 多发帖, 多回帖;
b 积极参加各个版的活动;
ps.也可以多参加活动可以赢取魅力值哦!
同时专版专用,为了更好的熟悉论坛,lz可以在闲话版置顶首页浏览版规嗷!
TOP
agree
0
disagree
0
3#

问题请教

谢谢!版主,有一问题请教:玄幻小说原创在哪个分类比较适合?艺术文学?还是新手上路?
我已尝试在艺术文学中发表《宿兽》第一卷的第二回,但都没有反应。
请指明一个正确的方向,谢谢。

闻東汝/森林书仁
TOP
agree
0
disagree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