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61#

去年夏天的梦


最近一次,我于梦中见到他,醒来之后莫名惶恐,特地到华人上面发帖说破那个梦。


Leo经常一个人旅游。某一次他在南美哪个山里,晚上好容易到了山顶的酒店。结果预定的房间没有了,酒店安排他入住蜜月套房。按照蜜月套房的规矩,床上有花瓣,一路引到浴室;电视打开,you know,放点小片片;客厅有香槟;炉火烧得正旺。

窗外,月亮悬挂于峭壁之上,不动声色,勾勒出笔直的石壁和针林。山下点点灯光,楼边毫无人迹。月亮若远若近,清冷夜色中,直叫人分不清这是人间还是被遗忘的边缘。


他打开窗,拿了酒,朋友圈一张相片:“举杯邀明月”,,,。

我们高中圈的朋友们纷纷在下面留言:

那些被孩子烦恼的朋友说:“还是你爽啊!“

拥有可爱孩子的朋友说:“settle down吧。谁都要一个家啊。”

损友类说:“让你玩吧,现在报应了吧!蜜月套房一个人”

还有经验丰富,积极建议的,“别浪费了啊。看好你!床边的柜子里面应该有配套工具!会不会用啊,我们在线帮助。”


我看着留言一条条的加上,私信他:“给我看看窗外吧,如此安静。难怪欧洲的修道院都在山顶,离星空最近的地方,才是最灵性的内心。”

“你还是留在红尘吧。别天天想着出家!”  Leo回复。

“那你多拍些相片发过来,别用手机拍!别偷懒!把小白拿出来!“

Leo过了好一会才回复,估计他忙着回复朋友圈呢。一大票羡慕嫉妒恨的中年饮食男女!


Leo说:“我拍照技术一般,就算了。以后你自己过来看。美好的东西,必须自己体会。”

“那下一次带我吧!求带!我会拍照,我会安排旅程;我体力好,我还有很多设备;我,我上知天文,我会聊天,我是旅途良伴啊!”

“我知道啊,除了脾气不好!我们俩一起玩,肯定半路上吵翻天!又不是没有前例。”


Leo和我,处于“好朋友关系”时期,相处得放松自然。随着自己的本性,很少遮遮掩掩的。他告诉我,年纪里面哪个女生很合他心意,我就问他是不是需要帮忙。我被物理培训班给发配出来了,他说:“女生里面你不错了,别和男生竞赛。来来来,哪道题目你不明白?这个啊,有你这么笨的吗?“

我们处于“情侣“时期,又是另外一个版本了。那次(唯一的一次)共同旅行,的确让我们双方都对于我们的关系有了质疑。

TOP
agree
0
disagree
0
62#

In that big big house there are fifty doors

and one of them leads to your heart.

In the time of spring I passed your gate

and tried to make a start.

All I knew was the scent of sea and dew

but I've been in love before,

how about you?

There's a time for the good in life,

a time to kill the pain in life,

dream about the sun you queen of rain


成长于未知,未知中的迷茫


大四那年的生日,我去北京找他玩。接近毕业了,没有什么课,学科老师对我非常宽松,所以我请假一星期,去北京看看。


匆忙去了故宫,下午接近闭馆时间。夕阳给汉白玉的阶梯镀上金红,背后红色宫殿,我站在台阶上看远处的太和殿。刚才还有乌泱泱的一片游客,转眼就消失了;飞鸟经过头顶,哗啦啦的响声,突兀的很;我觉得不应该发出任何声音,怕就此惊动了谁。眼神追随着飞鸟,我神游不知何处。


Leo在阶梯下方,给我拍了一张相片。恰好那天,我穿了红色绒衣,里面白色高领。相片里面的小姑娘,于未知,于过去,于现在,皆是迷茫。

大四毕业的时候,大家找我要相片做留念。我把相册给大家看,让他们挑。不约而同的,这一张挑的人最多。为了方便,我好像洗了100张,后来都发给大家了。不知道多少人还保留那张相片,还记得那个“不可一世的“,”说话不留情面的“, “争强好胜的”年轻人。



多少年之后,我带2个孩子来故宫。走过长长的甬道,往事扑面而来。一个门洞,一缕斜阳,仍然是熙熙攘攘的太和殿的人流;仍然是偏殿外那个孤零零的我。


掉进往事前尘,抬头又见,天空的飞鸟。

TOP
agree
0
disagree
0
63#

再次感叹楼主的文笔,写的太好了!还有吗?

TOP
agree
0
disagree
0
64#

来抽打下楼主,什么时候来更新结尾啊?

TOP
agree
0
disagree
0
65#

再次感叹楼主的文笔,写的太好了!还有吗?


moonbag 发表于 2020-06-09 21:16

楼主快回来写吧 文笔好好 好文字好过瘾
TOP
agree
0
disagree
0
66#

知己,爱人


Leo比较早熟;而我对男女感情,其实一直没有真正明白过。幸亏我到了这个年纪,明白不明白也无所谓了。


Leo的历任女朋友中,我长相最一般。说“一般”都是有点抬举我自己了。用华人网名人潮水哥的说法,“智商”和“相貌”是正向强相关;的确,Leo从初中开始的各个“红颜知己”/“女朋友”各个都是眼神明亮,个性开朗的学霸。Leo最初被我打动,无非是偶然;于偶然的我,于偶然秋日的温柔。但其实,那并非我的本性。

我的本性,和Leo非常一致。因为从小的经历,我们对“在意”的东西都有my way or no way的态度;对于”无所谓”的东西,又非常散漫。我老妈于我们高中阶段就铁口直断过:这两个人绝对玩不下去。所以高中阶段的班主任经常向我妈妈告状,我妈妈反而从来不责怪我。

最后我们默契的决定分开,和我老妈当年的预言一致;多年后我们又于家乡见面,恰好也是和我老妈有关。


那一年我父亲母亲相继住院大手术。我离开美国的工作和孩子,回中国陪父母,冬天陪爸爸,夏季陪妈妈。每天来回医院和父母家,我担忧父母,思念孩子;我放不下职业,也忧心自己的前途。每天唯一的消遣,就是到医院附近的公园跑步。

一天,我跑得气喘吁吁的时候,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一声轻笑。事隔十多年,离我们玉米地不欢而散那次算起,我都知道那是Leo的声音。


这世界上,父母手足之外,我老公也许是最了解我的人。但是,他并不了解我的历史,不了解我为什么是现在的我,我如何成为现在的我。他知道的是the current being of me,那个“彪悍”的女程序员。

Leo,了解的是那个高中时期脆弱的小姑娘。那个小姑娘一直在我内心深处;无论我见过什么经历过什么,这个脆弱的小姑娘仍然会出其不意的跳出来,尤其是我孤单无助的时候。至亲至疏,我对父母复杂的感情,很难对我老公解释;但是Leo明白。


这个城市我们此时都不再熟悉,只能约了在当年学校附近的地铁站见面。地铁出口繁多,来来回回打电话查出口。约到D2,我电梯向上,看到他一如从前,微微转头看着我。不争气的,我眼泪就出来了。这一年的起起伏伏,父亲,工作,孩子,母亲,姐姐,我向来强压心里;就是看到这个人的时候,不可遏制的就是想告诉他眼前的点点无奈和委屈。低了头,让眼泪流到心里。过去的故事仿佛是干花,平时就置于书本,我从不翻起;被眼泪打湿,又鲜活起来。朦胧中,我们还是十几岁的少年,放了学一路上讨论物理题。

我不想和他安静的坐下来聊,特意去了繁华商业区里面的麦当劳。一条长椅上,旁边家庭的小姑娘躺着不停的踢我。一杯可乐喝了一晚上,回家的时候他送我上车。挥挥手,夜色中灯光打在他眼镜上;一晃,我的车就开了。


这一晚,是我们用成熟的态度相互对待的开始。过去我们是同班同学,是两小无猜;现在,我们是异乡的中年人,仍然无话不谈,甚至于,婚姻。

最后编辑qiqi_hua 最后编辑于 2020/06/18 16:00:06
TOP
agree
0
disagree
0
67#

纽约,Uniqlo,下行的电梯


一年夏末,我必须去纽约办点事情。我坐greyhound,车到了Ports Authority,他在那里等我。

看到我下车,他问:"你怎么廋了这么多"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


吃了饭,晚上我们随便于街边逛逛。广场上人很多,不少路边抽烟喝酒的人挤一块。我们干脆进商店,给我女儿挑裙子。小姑娘长大了,每次我出门都会给她带新衣服而不是新玩具了。裙子很漂亮,短短的,露胳膊露腿那种;白色的底,肩部和裙摆有红色大花。


我拿起裙子,下意识的在自己身上比了比,一句话脱口而出:“怎么样?”

“这么花啊?你以前从来不穿裙子的!“  Leo笑着看我,指指我的头发。“你怎么又剪这么短的头发?”

“长头发麻烦。上次我好不容易留长发,每次洗头发都是半小时,哎!只能,养个小姑娘把她打扮漂亮。就当自己重新过一遍青春吧。“

“青春再来一次,干嘛?不嫌麻烦吗?还想继续奥数奥物啊?“

Leo总是记得,我当年为了奥物课而懊恼悲愤不已。一辈子的污点啊。我瞪着他,说不出任何反驳。停了一会,我恶狠狠的说:

“你们这些学霸,必须赔偿我!我的青春,就是被你们这些人压制得,,。。。TNND。“ 我一直认为,我等平凡人,最幸福的事情,应该是在求学期间不遇见任何智商神人;真是对自信心的降维打击!


一边挑裙子,我们一边聊。和Leo聊天我完全不占优势,搞不好他丢一句叽里咕噜的话,我还要回去google。


从2楼下来checkout,电梯窄窄的。Leo在前面,低我一格阶梯。电梯慢慢的下去,我们俩不说话。我看着他的头顶,他看不见我的表情。

他头发仍然茂盛,我都秃顶了! 不都是程序员,人生太不公平!

他有白头发,我的更多。

接近秋天了,晚上有点风。他穿了一件CK的黑色夹克;领口背后有一个金色CK的Logo。我恰好也穿了一件CK的白色短衣;同样的地方,有一个记号。

他穿着track pants和运动鞋;我也是。在对方面前,我们从未刻意打扮。

他还是很能够聊,我也是;安全范围里面。


不过,他有想问却不敢问的;我有很多我想说却不能说的。

我突然觉得很累。



我很想,非常想,从后面抱住他。就像以前,用胳膊环着他的肩,绕过他的脖子,再把下巴压在他头上。

如此疯狂,以至于我需要拼命拽着电梯扶手不让自己乱动才行。

好在,也就一会儿,电梯到了一楼。Leo回过头,对我笑笑;我也笑着对他说:“你去付账!“

TOP
agree
0
disagree
0
68#

纽约,夜夜夜夜


他送我回到旅馆,上楼,我给他看了我做的一个产品。“花费了2年的时间精力”,我告诉他: “ 这是我的第三个孩子。“ 灯下,我拿着一个盒子,指给他看,”这是天线,这是逻辑部分,这是,,,“

“你这又是何必呢?” Leo摇了摇头。“没有必要和自己过不去。你适合做什么,你心里明白。花这么多力气做底层研发,太累了。你看看你,” 他用胳膊撑着腿,身体探向前,盯着我的眼睛。


我知道,对比去年我在家乡见到他的那个时候,现在的我多了很多白头发,也瘦了很多。憔悴的状态,瞒得住别人,瞒不住见过我“活蹦乱跳,锋芒毕露“的人。

我扭开头,“我明白。但是我也有我的不得不!“ 谈话到了这一步,再深入下去就是”图穷匕见“的味道了。迟疑了一会,起身,我换鞋子拿房卡,示意他:”我送你下楼“。

我hold住门,Leo经过我身边,分明的,我听见他一声轻笑。


旅馆大堂,我问他:“你到家需要多久?“

“差不多2小时,火车麻烦。你明天什么时候办完事?我再过来,你说还要去哪里?要不要去Flushing吃好吃的?“

“你别过来了,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搞定。”

“你难得过来!”Leo看着我,沉默。

11点的夜晚,旅馆大堂里面仍然是人来人往;我们俩相顾无言。

To be, or not to be; this is the question


打破沉默的,永远是我。Leo总是把决定权交给我,我却一次比一次心硬。

“你快回家吧。太晚了。”

“嗯,你要好好的!” Leo拍拍我的肩,笑着转身。

“问你爸爸妈妈好!上次给你打电话是他们接的,他们好热情。”

“哈哈哈,你当他们会忘记你的声音?他们记性好得很呢!“


那是上一次我见到他;我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次。

TOP
agree
0
disagree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