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

汉莎之晨



阿斯特湖,是这座汉莎城市的中央公园。我喜欢下了床回到人间的时候,与小杰在这里喝杯咖啡聊天。


四月了还泠冽的风里,坐在Alex的门外好像颇为不智,也看不到啥风景。伦巴第桥上都没什么车了,窗外黑漆漆的圣尼古拉被美军炸残的尖顶兀立,像个鬼影立在身后,令人脊背发凉。我定睛在咖啡馆窗沿的杜鹃上,半透明的火红花瓣,两朵两朵地互相依偎着,像是一对儿振翅啜蜜的蝴蝶,在这疫天里美好安宁得很不真实。


“尝下我的柠檬?”


我切下一大块,用刀搁到他盘儿里,换来他给的一角Sacher。


“你咋那么爱吃这种女童子军卖的玩意儿呢?”


“哥,那是你们美国人的Brownie,里面是杏仁碎不是杏仁酱好不好,品味差多了。”


“哦……”


“小时候跟我爸在维也纳,习惯这味儿了。”


是啊,习惯,可不就是个习惯嘛?小杰爸妈早年就离婚了,他从小跟着条件更好的父亲,习惯了东奔西走。跟外交流浪团的孩子们一样,小杰也不爱学习,幸得天资聪慧,拉得一手好琴,一路顺利进了音乐学院,毕业去了一家不错的交响乐团,让他老爸悬着的心放下了。颠沛流离的后果是他比我还喜欢男人,可以做零。


“你小子跟女的做过吗?”


“当然,我没你那么丑,哈”,一刻不敲打,随时起贫嘴,这就是北京孩子。


“挺好的吧?”


“还行,也能做,挺有意思。但我还是习惯跟男的,不腻味,不用哄,还能聊得特好,完事了一拍屁股走人。”


何尝不是呢,有句话说,要不为了生孩子,谁跟女人过啊?可射完了精,巨量分泌的催产素不饶你啊。女人也有女人的好,譬如,阴道毕竟是个称职的性器官啊,你弄她多少,她跟你反应多少,哼啊哈呀,水啊浆的,更甭提发抖抓床单了。所以毛主席说得好:“只要建立好正反馈闭环机制,什么都是玩具,打仗都能上瘾,整人更上瘾。”您别说,老人家一句顶一万句,真的。


Latte再续,我习惯了。不喜欢卡普奇诺,觉得意大利人的肤浅,其实是长期社会失败的悲剧,不得不靠蒙骗和表面功夫;我也不喝Espresso,浓,神经不舒服,像我这样聪明有余,智慧不足的人,神经系统都不大稳定,控制不住情绪,喝了尿多。


异国他乡,我们肆无忌惮地用中文聊着性欲里最诡异的部分,不分雌雄。疫情仿佛只是一出舞台剧的布景,剧情也不重要,不知真相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也可以,基情难耐的少年维特也凑合,关键是演下去,一定要演下去。










TOP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新浪微博 复制到剪贴板
agree
0
disagree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