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In North America(北美华人e网)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1#

顶级医学杂志《柳叶刀》这次脸丢大了,为了反川快速刊登的羟氯喹文章数据造假被撤稿

报告疑点重重

据英国《卫报》报道,《柳叶刀》原文章中提到澳大利亚医院的死亡人数超过了该国官方的COVID-19死亡统计数字。

5月29日,针对这一疑点,《柳叶刀》发表了一份修正案,并表示分配给该研究“澳大利亚”组的一家医院本应分配到亚洲。更正通知说:“论文的调查结果没有变化。”

然而,这份修正案并没有挽救人们对该研究的质疑,因为疑点实在太多。

范德比尔特大学重症监护医师Matthew Semler表示,这项研究并不能很好地控制患者服用实验药物的可能性比对照组更严重。“如果一个医生面对两个COVID-19患者,但是选择给其中一个病人服用羟氯喹,这样做肯定是有原因的。”

曼谷玛希顿大学的疟疾研究员Nicholas White认为,这篇文章存在诸多疑点。尽管文章称66%的患者在北美接受治疗,但报告的剂量却往往高于美国食品和药物监督管理局制定的指导方针。另外,作者声称非洲共有4402名患者,其中561人死亡,但非洲医院似乎不太可能为这么多患者提供详细的电子健康记录。


两大期刊权威性遭削弱

对于其他正在进行羟氯喹随机试验的研究人员而言,此前关于羟氯喹加速患者死亡的研究报告可能将使招募患者参加关键研究变得困难。White说,“现在全世界都认为这些药物有毒。”

这一事件也削弱了人们对《柳叶刀》和NEJM这两大权威期刊的信任。

巴塞罗那全球卫生研究所的Carlos Chaccour认为,NEJM和《柳叶刀》杂志都应该在发表研究之前更仔细地检查Surgisphere数据的来源。“我们正处于大流行之中,有数十万人死亡,而两个最负盛名的医学期刊却使我们失望了。

医学期刊《柳叶刀》周四晚间宣布,曾在《柳叶刀》上刊文质疑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药效的四位研究者中的三人要求撤回该文章,他们表示“无法保证原始数据来源的准确性”。此前,世卫组织宣布恢复针对抗疟药物氯喹用于治疗新冠的实验。


法新社报道,《柳叶刀》5月22日曾发表的文章,质疑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疗效。研究结果称,新冠患者服用这种抗疟疾的药物后,可能出现心律不齐,并增加死亡的可能。受此研究影响,世卫随即宣布暂停有关羟氯喹的试验。


质疑羟氯喹疗效文章的三位作者致信《柳叶刀》表示,“我们再也无法保证原始数据来源的准确性”,他们并质疑第四位作者领导收集这些数据的公司拒绝他们得到原始数据。


该研究于5月22日发表在《柳叶刀》杂志上,得出结论,羟氯喹对新冠病患无益,甚至可能有害,不仅使世卫暂停羟氯喹的试验,也在世界各国产生影响,一些国家纷纷下令禁止用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


不过,一些批评对文章的研究方法以及该研究所依据的数据提出质疑。有关研究依据的基础数据是由文章的第四作者,萨潘·德赛(Sapan Desai)领导的美国公司Surgisphere收集。Surgisphere公司以“负责数据的医院之间的保密协议”为由,拒绝传输数据库,三位研究人员“无法保证原始数据来源的准确性”要求撤回文章。


此前,世卫总干事谭德塞在周三举行的在线记者会上宣布,该组织主导的有关2019冠状病毒病诊断和治疗以及疫苗的“团结实验”将恢复抗疟药物氯喹用于新冠治疗的实验。 谭德塞表示,当时做出暂停实验的决定是在审查安全数据时采取的预防措施。


根据现有的死亡率数据分析,委员会成员建议没有理由修改原有的试验方案。执行小组在收到这项建议后,同意继续团结试验的原有所有实验,包括氯喹。 谭德塞表示,执行小组将与试验中的主要研究者就恢复氯喹治疗进行沟通。数据安全和监测委员会将继续密切监测团结试验中测试的所有疗法的安全性。 他表示,迄今为止,已有35个国家招募了3500多名患者,参与团结实验。



TOP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Facebook 分享到Twitter 分享到新浪微博 复制到剪贴板
agree
22
disagree
0
2#

现在全社会道德状况下降,学术界也是一样,让人心寒。不敬畏神的社会与文化,堕落是不可避免的。因为每一个人都是罪人,罪人就有弱点,土共的蓝金黄为什么很奏效?就是因为它抓住了人的罪性去进攻,常常得手。柳叶刀在这次疫情中的表现实在是负面的可圏可点了。

"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惟有神的恩赐,在我们的主耶稣基督里,乃是永生"(罗马书6:23)
+++++++++++++++++++++++++++++++++++++++++++
“因我们还软弱的时候,基督就按所定的日期为罪人死。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者有敢作的;惟有基督在我们还是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 (罗马书5:6-8)
TOP
agree
33
disagree
0
3#

柳叶刀这次是政治操控学术研究的典型案例,已经沦落的和中共一样的地步了,严重违背科学道德和伦理!

如果再让这种事情发展下去,必将损害长期以来人们信任科学的根基!


TOP
agree
61
disagree
1
4#

这家公司在芝加哥


Surgisphere

https://surgisphere.com/


Linkedin搜索,现在只有两个人(包括创始人)。


创始人

Sapan Desai, MD, PhD, MBA, FACS, CLSSMBB is President and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of the Surgisphere Corporation, a medical education and healthcare data analytics company. He obtained his MD and PhD in anatomy and cell biology from the 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Chicago, and an MBA in healthcare management from Western Governors University. He completed his general surgery training at Duke University, where he remained as faculty from 2011-2014. He completed his vascular surgery fellowship at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Houston. He has held multiple physician leadership roles in clinical practice, including Vice Chairman for Research at Southern Illinois University, Director of Quality at Memorial Medical Center, and Director of Performance Improvement at Northwest Community Hospital.

似乎是老印。


据报纸调查,员工10个左右,很多人是临时拼凑,很多人完全没有医疗背景,比如前科幻小说家,前色情女演员。


就这个10人小公司,野鸡团队,做出了全球范围最大规模(9万多人)的新冠治疗数据聚合采集分析,然后提供给医学精英写出打脸川普的文章,然后柳叶刀(对,就是那个主编积极进行政治宣传反川的那个)迫不及待就登了。


太科幻了!


我早说过,美国文科精英早就烂了。而这次新冠,我们可以看到理科精英也都烂了。这次新冠,美国医学界之低效无能令人发指。而这种炮制政治论文,更是刷低了下限。

TOP
agree
41
disagree
0
5#

这家公司在芝加哥


Surgisphere

https://surgisphere.com/


Linkedin搜索,现在只有两个人(包括创始人)。


创始人

Sapan Desai, MD, PhD, MBA, FACS, CLSSMBB is President and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of the Surgisphere Corporation, a medical education and healthcare data analytics company. He obtained his MD and PhD in anatomy and cell biology from the 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Chicago, and an MBA in healthcare management from Western Governors University. He completed his general surgery training at Duke University, where he remained as faculty from 2011-2014. He completed his vascular surgery fellowship at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Houston. He has held multiple physician leadership roles in clinical practice, including Vice Chairman for Research at Southern Illinois University, Director of Quality at Memorial Medical Center, and Director of Performance Improvement at Northwest Community Hospital.

似乎是老印。


据报纸调查,员工10个左右,很多人是临时拼凑,很多人完全没有医疗背景,比如前科幻小说家,前色情女演员。


就这个10人小公司,野鸡团队,做出了全球范围最大规模(9万多人)的新冠治疗数据聚合采集分析,然后提供给医学精英写出打脸川普的文章,然后柳叶刀(对,就是那个主编积极进行政治宣传反川的那个)迫不及待就登了。


太科幻了!


我早说过,美国文科精英早就烂了。而这次新冠,我们可以看到理科精英也都烂了。这次新冠,美国医学界之低效无能令人发指。而这种炮制政治论文,更是刷低了下限。


mightyjohn 发表于 2020-06-05 10:02

手动点赞层主的研究精神,说得太好了。

没啥精英,都是些自以为是的人。左派为什么在高校最多?还不是因为知识如果不是使人敬畏,就是使人骄傲自大。美国的精英们现在是什么垃圾,就推崇什么。他们忘记物极必反了。

"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惟有神的恩赐,在我们的主耶稣基督里,乃是永生"(罗马书6:23)
+++++++++++++++++++++++++++++++++++++++++++
“因我们还软弱的时候,基督就按所定的日期为罪人死。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者有敢作的;惟有基督在我们还是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 (罗马书5:6-8)
TOP
agree
7
disagree
0
6#

野鸡团队和Trump Hater Editor 毁了两个最顶级的临床医学杂志, 尤其是Lancet, 太丢人了

Richard Horton Should Resign

TOP
agree
15
disagree
0
7#

科学应该和政治划清界限

TOP
agree
1
disagree
1
8#

这么几个人,是怎么处理9万多人的数据的?

TOP
agree
0
disagree
0
9#

报告疑点重重

据英国《卫报》报道,《柳叶刀》原文章中提到澳大利亚医院的死亡人数超过了该国官方的COVID-19死亡统计数字。

5月29日,针对这一疑点,《柳叶刀》发表了一份修正案,并表示分配给该研究“澳大利亚”组的一家医院本应分配到亚洲。更正通知说:“论文的调查结果没有变化。”

然而,这份修正案并没有挽救人们对该研究的质疑,因为疑点实在太多。

范德比尔特大学重症监护医师Matthew Semler表示,这项研究并不能很好地控制患者服用实验药物的可能性比对照组更严重。“如果一个医生面对两个COVID-19患者,但是选择给其中一个病人服用羟氯喹,这样做肯定是有原因的。”

曼谷玛希顿大学的疟疾研究员Nicholas White认为,这篇文章存在诸多疑点。尽管文章称66%的患者在北美接受治疗,但报告的剂量却往往高于美国食品和药物监督管理局制定的指导方针。另外,作者声称非洲共有4402名患者,其中561人死亡,但非洲医院似乎不太可能为这么多患者提供详细的电子健康记录。


两大期刊权威性遭削弱

对于其他正在进行羟氯喹随机试验的研究人员而言,此前关于羟氯喹加速患者死亡的研究报告可能将使招募患者参加关键研究变得困难。White说,“现在全世界都认为这些药物有毒。”

这一事件也削弱了人们对《柳叶刀》和NEJM这两大权威期刊的信任。

巴塞罗那全球卫生研究所的Carlos Chaccour认为,NEJM和《柳叶刀》杂志都应该在发表研究之前更仔细地检查Surgisphere数据的来源。“我们正处于大流行之中,有数十万人死亡,而两个最负盛名的医学期刊却使我们失望了。

医学期刊《柳叶刀》周四晚间宣布,曾在《柳叶刀》上刊文质疑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药效的四位研究者中的三人要求撤回该文章,他们表示“无法保证原始数据来源的准确性”。此前,世卫组织宣布恢复针对抗疟药物氯喹用于治疗新冠的实验。


法新社报道,《柳叶刀》5月22日曾发表的文章,质疑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疗效。研究结果称,新冠患者服用这种抗疟疾的药物后,可能出现心律不齐,并增加死亡的可能。受此研究影响,世卫随即宣布暂停有关羟氯喹的试验。


质疑羟氯喹疗效文章的三位作者致信《柳叶刀》表示,“我们再也无法保证原始数据来源的准确性”,他们并质疑第四位作者领导收集这些数据的公司拒绝他们得到原始数据。


该研究于5月22日发表在《柳叶刀》杂志上,得出结论,羟氯喹对新冠病患无益,甚至可能有害,不仅使世卫暂停羟氯喹的试验,也在世界各国产生影响,一些国家纷纷下令禁止用羟氯喹治疗新冠肺炎。


不过,一些批评对文章的研究方法以及该研究所依据的数据提出质疑。有关研究依据的基础数据是由文章的第四作者,萨潘·德赛(Sapan Desai)领导的美国公司Surgisphere收集。Surgisphere公司以“负责数据的医院之间的保密协议”为由,拒绝传输数据库,三位研究人员“无法保证原始数据来源的准确性”要求撤回文章。


此前,世卫总干事谭德塞在周三举行的在线记者会上宣布,该组织主导的有关2019冠状病毒病诊断和治疗以及疫苗的“团结实验”将恢复抗疟药物氯喹用于新冠治疗的实验。 谭德塞表示,当时做出暂停实验的决定是在审查安全数据时采取的预防措施。


根据现有的死亡率数据分析,委员会成员建议没有理由修改原有的试验方案。执行小组在收到这项建议后,同意继续团结试验的原有所有实验,包括氯喹。 谭德塞表示,执行小组将与试验中的主要研究者就恢复氯喹治疗进行沟通。数据安全和监测委员会将继续密切监测团结试验中测试的所有疗法的安全性。 他表示,迄今为止,已有35个国家招募了3500多名患者,参与团结实验。




进步英豪 发表于 2020-06-05 09:22

找律师告死这两家畜生

TOP
agree
1
disagree
0
10#

去twitter @Thelancet


@richardhorton1 editor-in- chief


通讯作者 Mandeep R. Mehra, MD @MRMehraMD Harvard 医学院的



既要防左,也要防右,现阶段主要防止左

TOP
agree
1
disagree
0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